山顶鸟窝里的生活

别把“你以为”当成“真实的事”。

兜圈

会是真的

一只海:

1w1 现实向 完结 HE


甜还是虐,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寄海真的努力了,告辞。






BGM:好好(想把你写成一首歌)五月天




圆是这个世界上最流畅却也最徒劳的形状,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原点。


 


 


“麻烦再给我一杯水。”


 


“好的先生,请稍等。”空姐礼貌地颔首,轻轻走开。


 


舷窗遮罩全都拉了下来,整个头等舱里只能听见“嗡嗡”的机器轰鸣声,空空地传来,让人有种时空交错的恍然感。


 


也许是空调打得太足,王源的鬓边眉间都渗了一层细密的汗,他随手掀开膝盖上的毯子,有点烦躁地接过空姐手中的水。


 


“还有……还有多长时间落地?”


 


“先生,还有六小时左右。”


 


“好的,谢谢。”


 


“不用谢。”


 


六小时吗?王源戴上耳机,推开了舷窗遮罩。


 


外面一片沉沉,却闪烁着一大片星空。哪怕越过了时差,还是与起飞前的黑夜别无二致。耳机里正播放着孙燕姿的《克卜勒》,清澈而辽远,倒是和这片星空配极了。


 


他又想起组合四周年演唱会那天王俊凯唱的那首《水星记》,粉丝们都把歌词品了又品,然而自己还是最喜欢那句“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


 


其实很奇怪,他们俩之间,总是用“陪伴”来叙说一些道不明的情愫。


 


从当初自己那句“师兄我们一起唱歌吧”到后来“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的承诺,从“唱撇了我陪你”到你耳返接收器掉落我就陪你一起摘耳返,从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再到让我留在你身边。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种秘而不宣的契合,最后会成为这两年横亘在彼此间的空隙,寡而泛涩。


 


“当你想起


那道源自于我的光芒


我依然愿意为你


来歌唱……”


 


音乐和飞机的轻微轰鸣笼在一起,催得王源皱了皱眉心又闭上了眼睛。


 


而几千公里外几万英尺下的北京,《秋酿》电影发布会采访环节上的王俊凯也皱了皱眉心。


 


“据悉你的队友王源已经在美国完成了4年的学习今日回国,那我们知道距离上次回国已经2年过去了,可以问一下你们有保持联系吗?有没有和千玺为王源准备洗尘宴呢?”


 


“两年前组合发声明单飞不解散,那王源回国以后TFBOYS会解散吗?组合发展方向是什么呢?”


 


“王源学成归来,有没有意向新歌合作一下呢?”


 


……


 


吵。


 


其实已经很久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王源了,这种恍如隔世的,咬在心脏上发酵的酥麻酸胀感,像是穿越了无数个日夜来到他面前,倾头而淋,让人哆嗦。


 


他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却被经纪人的手势打断。


 


又是不能回答吗?每次都这样。王俊凯突然觉得有些烦躁,还保留着固有的习惯舔抿着唇沉默了半晌。他脑海里穿杂着很多的片段,潮湿的杏眼,微红的耳尖,还有肖想着亲密接触的软唇……这些都在他脑袋的神经里欢呼叫嚣着,扯着耳鼓膜,嗡嗡作响。所以在片段终于拼凑成一幅完整的画面时,王俊凯的神思瞬间清明,腹中收敛好的情话也脱口而出。


 


“就……挺想他的。”


 


有没有联系,解不解散,发展方向,合作事宜……其实都没那么重要,他还是想把这句没传达的思念,在数以千计的灯光盛大下,猖狂地揉进声音里。


 


回避是更大的回音,而你有没有听见,那一点点溃不成军。


 


 


飞机落地的时候是北京时间八点,王源在飞机上换了手机卡,从包里掏出一个口罩,只是往耳朵上套的动作却微微一滞。


 


想起这是两年以后自己再次面对那群粉丝,套着口罩未免有些太对不起她们的守候和等待,王源蜷了蜷手指,又把口罩塞回背包。


 


飞机还在滑行,像之前无数次那样,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飞行变成独自旅程,心情就类似这看不见轨迹的前行,被无限拉长到尽,牵扯着裂缝,还有点嘶嘶地疼。


 


就像他也能想到现在机场外父母在等他,史强在等他,粉丝在等他。


 


可是那份确定,他却不敢放在王俊凯身上。


 


 


下了飞机拿到行李以后,王源就接到了史强的电话,这个对他来说亦友亦兄长的助理,从语气中都能想象得到电话那头的笑容。


 


熟悉的重庆话在嘴边不由自主流露的时候,心慌慌地抽紧着疼,他有点茫然地看了看国际到达的出口。那里有下一秒就能预想的许久未接触的骚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抱着幼稚隐晦的期待,这种期待让他呼吸微微一滞。


 


后来史强带着他走出人群,在幽暗空廖的车里坐定的时候,时差的困意搅和着失望的泛酸,在脑袋里不停膨胀发酵。


 


果然还是没来啊……


 


“走吧。”王源轻轻地说。


 


身后一架飞机又起飞了。


 


 


“直接回家吗?”史强坐在副驾驶,微微仰头轻轻问了问,王源眼皮儿已经阖上了,带着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


 


哪有什么家啊,爸妈也不在北京,他可没像王俊凯一样果断干脆买套房,所以史强说回家,就是工作室帮安排的租房罢了。


 


王源也说不上来是困还是不困,反正迷瞪着眼一路到了小区门口,揉了揉眼睛一看,还是个隐私性挺高的小区,说不上高档,但是也绝对是让王源满意了。


 


说到底他这四年以学业为主,终究也没赚什么钱,虽然工作室一直努力帮他维持曝光度,但也抵不过王俊凯在国内勤勤恳恳工作来得实在。


 


“啧。”王源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像是要驱逐掉那些关于王俊凯的信息。


 


“源哥,冰冰姐那边说,这两天让你休息休息,倒倒时差,下周再和你商量正式复出以后一系列的事情。”史强边把行李从后备箱搬下来,边气喘吁吁地撸了把袖子,“哎,你这两年不在,我都老了体力都跟不上了……”


 


王源笑笑接过行李,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拿了礼物出来递给了他:“不行啊,后面肯定有得忙呢哈哈哈……喏,这是点小礼物,你和嫂子的。”


 


史强也没客气,对王源不要他送行李的要求也没执著太久,掏出了钥匙。


 


房子不大,但是对于王源来说也空的得可以,想着明天出去买点日用品,王源冲了把澡,有些舒服地叹了口气,躺在床上。


 


不知道是这两年日益频繁的失眠作祟,还是时差搅的浑水,王源按亮床边的手机,已经快一点了,他还没睡着。


 


黑暗最容易放大人的感官体验,所以当王源盯着天花板数到第21只兔子的时候,一阵门铃声把他从床上惊得坐起。


 


“我靠,吓死人啊。”


 


王源有些慌乱地开了灯,披了件开衫走到了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


 


只是他没想过,如果刚刚是惊吓,那现在蓬勃而出的心跳,还有一下一下擂在胸口的疼痛要怎么收场。


 


猫眼外侧着脸微阖的双眼,好看的山根,还有睫毛在脸上扑下的一小片阴影……


 


楼道的灯光很暗,可是这个人本身就太耀眼了。


 


他吸了吸鼻子,不知道这个时候王俊凯来找自己做什么,可弥漫着的有点委屈又有点惊喜的情绪把控着自己的手,轻轻打开了大门。


 


王源想了无数种重逢后完美的开场白,在开门那刻王俊凯满身酒气地倒在自己身上时全部作废。


 


“王源儿……”


 


他也想了无数种重逢的故事,更没想过是从一个未完成的拥抱开始。


 


初秋的夜还是挺凉的,门外的风吹动着面前这个已经23岁大男孩的发丝,薄凉的外套贴着自己的皮肤,不留痕迹地渗着凉意,引得王源打了个寒颤。


 


身上一米八的大块头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王源有些哭笑不得,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只是摸上去的那刻,王源愣住了。


 


这哪是大块头啊……


 


“混蛋,你还能再瘦一点吗……”


 


 


半拖半抱地把人弄上床,脱去外套,擦好脸之后,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王源累得瘫坐在床上,踹了熟睡的王俊凯一脚,不满地抱怨:“到底谁是坐了十几个小时回来倒时差的人啊……”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也知道王俊凯最近一定很忙,看这样子肯定是参加了什么应酬,就是……怎么会喝这么多啊。


 


没有犹豫,王源掏出手机发了条消息给马骏:“小马哥,睡了吗?”


 


很快马骏就回拨了电话过来。


 


“嘿嘿……王源你回来啦……”


 


“小马哥,好久不见啊,不过你们工作室可真有意思,我一回来就送我一个这么大的礼。”王源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马骏倒是被说噎住了。


 


这也不能怪他,自家主子说一不二的性格,他能拦住吗?


 


“哎呀王源你别生气,是王俊凯他,他在酒会上没控制住自己……哎,你别误会啊他一直都很自持的,就是今天……你知道的嘛,你回来的消息大家都知道……然后,然后他可能心情不太对盘吧,就走了神,让人多灌了两杯……我,我也没拦住,怪我。”


 


“那他为什么出现在我家门口,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王源倒是没生气,甚至声音里潜藏的闷闷的心疼马骏也能听出来。


 


“王源。”他顿了顿,“你知道王俊凯今天参加发布会说了什么吗?”


 


王源瞬间捏紧了自己的手机,指节发白,他看了看床上眉眼明朗的,不知道该称呼是爱人,还是“曾经爱人”的男孩,鼻子突然酸了酸。对于接下来的解释他好像可以猜到,但是又不敢猜。


 


马骏没有等到王源的发问并不惊讶,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王源,他说他很想你。”


 


一颗眼泪啪嗒掉在睡衣上,立刻晕开,熟睡的人像是纯真的小婴儿,露出无意识的笑来。


 


“傻子。”王源伸出手,像是重复着过去很多次的动作那样,用指尖轻轻戳了戳浅浅的酒窝。“谁不是呢。”


 


我也,很想很想你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昨晚被时差折腾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的王源在床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不过他突然觉得不对劲。


 


他昨晚不是睡在沙发上的吗……?


 


还有……王俊凯呢?


 


手心突然传来硬硬的触感,王源抬起手,发现是一张绿色的便利贴。


 


【谢谢。】


 


“什么啊……”王源皱了皱眉,他敢肯定这么空的房子里肯定是没有什么便利贴了,那他不在的这两年,王俊凯是给便利贴代言了吗?哪有人随身带便利贴的啊……


 


而且这客气的语气,真令他源哥不爽。


 


不满地掀开被子,王源的动作却一滞,床单的褶皱面积昭告着两个人睡在一起的痕迹,看来王俊凯走之前一定是把他抱回了床上,而他依旧保留着自己睡右边,王源睡左边的习惯,这种充满日常的熟悉感,让王源贪恋地摸了摸床单,上面的温度分明,顺带着灼烧了王源的脸颊,连那点起床时的不满也褪去了。


 


如果,如果他没有看见那掉在床头的手机的话。


 


他知道,一般他们出去都会带两个手机,一个私人手机,一个工作用。王源拿起来看了一眼,还是之前那个老代言,那一定就是王俊凯的工作手机了。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去看消息内容的,只是手一滑手机掉在了被子上,拿起来的时候锁屏就亮了,上面有两条微信消息显示是昨晚发的。


 


王源装作不在意地瞟了一眼。


                 


                 (昨天21:21)


【晴晴:俊凯哥哥,袖扣不错吧?】


                 (昨天23:08)


【晴晴:俊凯哥哥,你是不是不舒服?】


 


“……”哥你个大锤子……


 


王源一遍心里想着王俊凯你能耐了啊,一边酸溜溜地打开微博。


 


这两年不在国内,他还真对圈内新人不太了解,而且这个晴晴,看样子也对王俊凯关心得可以。


 


搜索页面跳出来的时候,王源咬了咬下唇,第一条便是电影秋酿官博发布的关于昨天发布会的图片,这个晴晴才17岁,在电影里饰演一个女配,但是因为王俊凯也没有什么感情戏,网友和营销号总喜欢把他俩有意无意放在一起谈论。虽然王俊凯是礼貌疏离的,可是一旦客观事物夹杂旁观者的主观不理智,就很容易煽动情绪。


 


而此刻被成功煽动了的王源,就正对着一张合照发呆。


 


照片里是发布会上王俊凯和晴晴的合影,男人眉明目烁,宽肩窄腰,一身高定西装衬得身形佼佼,让人移不开眼,只是王源一眼就看见了袖口上的那枚袖扣,流动着静谧的光。


 


其实本也没什么,如果晴晴的礼服上没有一枚相似纹色的胸针的话。


 


王源关上手机,把那张刚刚被他贴在床头的便利贴拿了下来,使劲揉了揉,扔在了垃圾桶里。


 


很气。


 


 


 


等到王俊凯从宿醉的头痛中清醒,发现自己手机不见的时候,王源正在和爸爸妈妈吃饭。


 


源爸源妈上次见他还是五一长假飞去的美国,想想也有快小半年没见了,王源正兴致高昂地讲趣事的,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俊凯】


 


源妈一眼就瞟到了名字,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冷了几个度。王源心里咯噔一下,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左滑挂断了电话。


 


“爸,妈。”他收起嘴边的笑容,唤了两声。


 


“源源,你两年都没回来,还没考虑清楚吗?”


 


“妈。”王源低下头叹了口气,“你让我考虑十年二十年我的答案都一样。”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王源眼眶里噙满了汪汪的眼泪。


 


“我就是爱他。”


 


 


 


四年前少年不知愁滋味的俩人依依不舍地分别,约定了一年至少要见两次面,在爱里的人总是不嫌苦累,去美国的头两年,王源时而回国转转,美名关心组合成长发展,实则想与王俊凯见上一面,然后温存片刻。


 


其实这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直到王源第二年冬天,带着圣诞礼物兴奋地跑回家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爸妈正面色严肃地坐在客厅,像是要与他长谈的意思。


 


“源源,妈妈希望,我的骄傲不要继续犯错下去。”


 


“我给你两年考虑清楚,就这两年,断了吧。”


 


“你也不要总是往国内跑了,我也问过你们公司了,后两年是重要的专业知识学习,你就……”


 


“你就安心在那学两年,我和你爸得空了会常去看你的。”


 


“你也不想小凯的前程被耽误吧,他现在正在上升期,多少人想要破他脏水,几年前的黑料都能拿来炒之又炒,他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又是我儿子,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俩个孩子受到什么伤害。”


 


“源源,也别让妈妈受伤了,好吗?”


 


做母亲的哪能不知道自家儿子的软肋,所以那次回家,王源非但没能见到王俊凯,以后两年的每一天,他都没能见到王俊凯。


 


电话不接,微信不回,王源回美国的每一天都在抗拒王俊凯的消息。那时候还太小了,一心幼稚地想着自己扛,想着快点学习,学成之后再站在你身边无畏风浪,可爱情不是必修课,不是每个人都能反复练习,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次性参悟其中缘理。


 


这本该是两个人共同面对的事情,却成了王源心上的镣铐,也许从合影不敢靠近,唱歌不敢对视开始,这一份受万众监督的感情,就不再适用于任何策略和道理,只能靠他们跌跌撞撞地摸索成长。


 


可是最让人害怕的不是庞然的压力,而是未知的恐惧,什么都不知道的王俊凯,连一句“分手”都没能听见,日复一日的联系只有寥寥回音,他好像一瞬间就掉进了很多年前公司就只剩自己一人的局面,茫然,无措,一股脑压在自己身上。


 


这两年他问小马哥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部电影会在美国取景吗?”


 


“这首歌会在美国上榜吗?”


 


“这个节目会去美国拍摄吗?”


 


最让人心疼的,是王源生日那天,他一个人穿了件薄外套坐在天台上看了一个小时粉丝做的大幕应援,小马哥找到他的时候,他指着屏幕,被冻得话都说不清楚。


 


“你看,她们看到的王源儿,都比我多。”


 


距离和时间偶尔会是爱情的克星,可对于他来说却都是爱你的证明。


 


 


 


王俊凯已经在自家门口和王源大眼瞪大眼半分钟了,微张的嘴巴毫无疑问地暴露着主人的惊讶和慌张。


 


“王俊凯,你是不打算让我进去坐坐吗?”


 


“啊,不是,你……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手机史强送来的吗?”王俊凯手忙脚乱地拿出一双拖鞋出来,放在王源面前。


 


拖鞋是粉色的,还有一双兔耳朵。


 


“……王俊凯。”王源咬了咬牙,转而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没想到你身边的女孩子还蛮喜欢粉色的嘛,挺少女啊。”


 


王俊凯回过神来,皱了皱眉心,看了看那双拖鞋顿时了然。


 


他抱了抱手臂,下意识地伸出手点了点面前小天蝎的脑袋,“想什么呢,我妈网购的,结果没看清,买了一双情侣款,你看。”说着抬起自己的脚转了转。


 


虽然已经二十三岁了,可面前这个人可爱起来却是一等一的大男孩。王源低下头,撇去了心里那点小小的骚动,穿着兔耳朵鞋大步走进了客厅。


 


尽管两年没回来了,王俊凯的家他还是很熟悉的。只是……


 


“你养了狗?”王源惊呼。一只小泰迪叮铃铃地在笼子里着急地哼哼。


 


“嗯……不过一般我也没空照料它,最近我爸妈去度假了,所以我就把他接回来了。”王俊凯站在客厅的柜子旁,拘谨地好像他是客人一样。


 


王源无暇注意到他,目光全被小狗吸引走了,“怎么关在笼子里啊,放出来让他玩玩吧……可以吗?”他回过头看了看王俊凯,可怜兮兮的眼神倒是拿捏得很到位。


 


王俊凯闭了闭眼睛,小小吸了口凉气,“好。”


 


但他下一秒就后悔了,因为王源抱着狗问他:“它叫什么名字啊?”


 


你说能叫什么名字?王俊凯咽了咽口水,拿出了演员的专业修养。


 


“没名字。”


 


“……”


 


王源也没追问,兀自把狗放在地上,小狗兴奋地从王源裤脚下跑到王俊凯裤脚下,不能停歇,最终还是停留在自家主人旁边,不停扒拉着王俊凯的膝盖。


 


怪也只能怪王俊凯在家还穿个破洞裤,小狗不知道轻重,一爪子扒拉了上去,留下浅浅的一道痕迹。


 


“嘶——”


 


王俊凯痛出声,立刻蹲下来揪了揪小狗的耳朵:“王嘟嘟我警告你,你下次……”


 


他不出声了,窘迫地抬起头,发现王源正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他,然后突然“噗嗤”一笑,暖暖的细碎的光影在杏眼里流转,看得王俊凯心醉。


 


他怔楞了片刻,也轻笑了一声,低下头摸了摸小狗的耳朵:“下次再抓我,我就不让你跟我姓了。”


 


王源走了过去,把小狗抱了起来:“你爸爸是不是好讨厌,不跟他姓就不跟他姓,你可以跟我姓呀,我也姓王,你还是叫王嘟嘟。”


 


薄荷音还掺着奶气,在王俊凯心里渗出丝丝甜味儿,他仰头看了看穿着兔耳朵鞋和王嘟嘟说悄悄话的王源,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年十五岁的少年,眨巴眨巴眼睛,就已经是他整个春天了。


 


 


“喏,你的手机。”王源装作不在意,从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你说你还有没有点合格爱豆的自我修养了,手机都能丢。”


 


王俊凯正处理着腿上被王嘟嘟扒拉的红印子,咧着嘴回应着:“这又不是私人手机,也没啥隐私,微信我也退出来了。”


 


而且你又不是什么外人。王俊凯倒是没敢把这句话说出来


 


“哼。”王源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引得王俊凯侧目。


 


“怎……怎么了?”


 


“下次退微信前把消息通知看看完,免得不小心暴露绯闻,工作室还来不及澄清。”


 


“什么绯闻不绯闻……”王俊凯听得一头雾水,他按亮了手机屏幕,才懂面前这个小天蝎是什么意思。


 


“你这是在……”


 


“我没有。”欲盖弥彰的否认让王俊凯牵了牵嘴角,心正荡漾的时候,手上一不留神用了力,倒把自己戳地痛叫。


 


“是不是傻……”王源坐在沙发上,接过王俊凯手上的棉签,开始细细涂抹起来。


 


凉凉的碘酒在皮肤上来回摩挲,留下浅浅的痕迹,王源扑索扑索的睫毛在白皙的脸蛋上扫来扫去,认真的侧脸在灯光的照射下静谧又美好,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儿干。


 


最灼热不过爱人视线,王源轻轻抬了抬眸,就瞥见了王俊凯深情的桃花眼。这是两年以后他们最近的距离了,他甚至能感觉到王俊凯的呼吸密密麻麻地扑在自己的颈窝里,惹得人心慌。


 


“好了好了。”草草结束手上的动作,王源有些慌乱地收拾起医药箱来。


 


时间已经六点半了,王嘟嘟跑累了竟然在自己脚边睡了下来,怕把他吵醒,王源压着半边身子都没动,刚想站起身来,却发现脚麻得可以。


 


“哎哟哟……扶我一下。”


 


王俊凯站起身来,两只手抓着王源的手臂,让他的重心不由地落向了自己。他看了看面前圆鼓鼓的小脑袋,吸了吸鼻子,“其实,我今天让小马哥买了鸡。”


 


“什么?”王源疑惑地抬起头。


 


“还有西红柿,还有鱼。”


 


“……你想说什么啊。”


 


“我想说。”王俊凯把王源的手臂轻轻带向自己的腰,然后温柔地圈住了面前的人,看见对方没有推开自己,便放肆了一点,把头靠在了热热的颈窝,肌肤相触是久违的心动。


 


“留下来陪我吃顿饭好吗?”


 


 


以前王俊凯做饭的时候,王源喜欢呆在旁边看,嚷嚷着要学习,可是没五分钟就满眼小星星地托着下巴吧唧嘴:“家庭煮夫真帅。”这样的后果就是被王俊凯抵在厨房台柜上亲昵好久,最后俩人都气喘吁吁意犹未尽,一顿饭不仅烧出了水平,还烧出了情·趣。


 


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王源想起以前令人脸红的片段就羞得不行,他看着厨房里男人好看的侧脸线条,穿着围裙却荷尔蒙满满的样子,咬咬牙躲进了书房。


 


幸好王俊凯的书房里是有好多从各国收藏淘来的唱片的,王源想着打发时间,便开始寻找起来。


 


书房不大,但王俊凯以前很喜欢待在里面弹吉他,练歌,王源翻翻找找倒是发现了好多自己想听很久的珍藏版的唱片,兴奋不已。他突然想起来以前王俊凯会把自己最喜欢的都收到吉他放的柜子里,王源满怀期待地快步走过去,打开橱门的那一刻,王源僵在原地。


 


他后来有想过,宿命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如果那天自己没留下来吃饭,如果那天不是自己去送还手机,如果王俊凯没有喝醉了来找他,或者说,如果…….如果自己没有回来。


 


他可能就再也看不到这样孤独的王俊凯了。


 


橱门有些厚重,关得也有些紧,王源使劲扒拉开的时候,用力过猛,“砰——”的声音像是在自己心里炸开的烟花,瞬间就要把情绪吞没。


 


没有吉他,没有唱片。


 


眼前是受外力震动而飘飘扬扬的便利贴。


 


蓝色的,绿色的,像受伤的蝴蝶,奄奄地落在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王源有些怔楞地拿下其中粘在橱门上的一张蓝色的便利贴,边角竟有些泛黄了。


 


【2021年5月18日源源,我接了部电视剧,角色不讨喜,压力挺大的。】


 


这是……王源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稳,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他吞了吞喉头,伸手去拿旁边一张绿色的便利贴。


 


【2021年8月21日我回家了!源源你知道吗,我发现了一家更好吃的小面,等你回来……回来我带你去吧!】底下附了一行谱子,王源唱了唱,发现是王俊凯自己写的。他有些慌乱地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几百张有新有旧的,层层叠叠的便利贴,脑子里嗡嗡作响,机械般伸出手,疯狂地去窥见这两年来王俊凯所有的心思。


 


蓝色便利贴【2021年1月3日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好不好。】


 


蓝色便利贴【2021年9月19日源源,又要生日会了,我让他们定了你心心念念的那家蛋糕,你要不要回来。】


 


绿色便利贴【2022年3月12日恭喜你啊源源,你的公益基金会又救了一个孩子,我见过他了,和你小时候一样,都是小天使。今天脑海里有段旋律,带你分享:(谱子)】


 


蓝色便利贴【2021年10月27日为什么一定要炒绯闻啊,真的好烦。】


 


蓝色便利贴【2021年10月28日我和楠姐吵架了,她说我就是倔,我说我哪有王源倔,你看他一走都不回来了。】


 


绿色便利贴【2022年3月24日源源,我告诉我妈了,你知道吗,她同意了,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走了,你回来,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今天想到的旋律:(谱子)】


 


……


 


好像怎么读都读不完,王源有些颓丧地坐在地上,他突然就想起了今天早上贴在自己手心的,最后被他扔进垃圾桶的绿色便利贴。


 


如果说蓝色是不开心,那绿色就是开心,开心到每一张上面都会写一段旋律,他看了看面前几百张蓝色中寥寥不多的几十张绿色,心突然就抽抽地疼。


 


——他今天亲手把王俊凯的“开心”给扔掉了。


 


 


而那些无法掩饰的,密密麻麻的,蓝得像是沉寂天幕一般套牢住自己呼吸,不停勒紧,勒紧到微窒的,是王俊凯行走了几百个日夜,一万多个小时,钟表盘上百万圈刻度的思念和孤独,乏味地,安静地,执拗地与浮尘躺在这一方柜子里。


 


王源仿佛都能看见王俊凯每天伏案写下心情的样子,不高兴时抿起的嘴角和皱起的眉心,高兴时缱绻的温柔就要从桃花眼里溢出来,还有昨天晚上他摸到的精瘦后背,好像都是他这两年来几百个日夜的消磨与亏待。


 


太心疼了。


 


他张着嘴巴大喘气,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手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胸口,想要让那根跳动抽紧的神经停下来。


 


而另一只手的手心,温温柔柔地藏着一张绿色便利贴,日期是自己回来的那天。


 


【2022年10月22日你一回来,蓝色就用完了,真好。】


 


只要你在身边,全部是开心。


 


 


 


王源走出书房的时候,分针已经转了一个圈了。


 


“你怎么了?”王俊凯把锅铲“啪嗒”扔进锅里,看着眼睛红红走到厨房的王源,顿时手足无措,慌乱地询问他怎么回事。


 


“没……刚刚有张唱片里的歌太喜欢了。”王源闷着头,那样子倒也真像一个入了迷的音乐欣赏者。


 


王俊凯低下头又看了看,确认王源情绪已经平和以后,摸了摸他的头顶,笑着说了一声“傻子”,然后又去忙着掌握火候了。


 


“王俊凯。”王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开了一个很烂的头,总之他的确问了一个很烂俗的问题,烂俗到他觉得王俊凯完全可以不用回答他。


 


“你……你这两年过得好吗?”


 


出乎意料地,王俊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还好。”


 


“不过我是真的挺生气的,叔叔阿姨可以飞去看你,我却不能。”他的语气平静得像是之前每次说“你又不好好吃饭”那样稀松平常,但是却让王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可是你知道吗?你小时候总爱让我保管这个,保管那个,但最后我发现,我好像把人生都交给你保管了,如果那年你没有来,我也许就退出了。”


 


“所以比起遇不见你,这样的局面我也能接受。”


 


“真的,你能陪我走这一段,我好像也没有理由生你气了。”


 


他又把锅盖掀开,里面是王源最喜欢的西红柿,香气已经弥漫得像是几年前的每一个日常,熟悉的味道引得人鼻根泛酸。


 


“所以王源儿,你问我过得好吗,那我来回答你,不比你在的时候好,但也凑合着。”


 


“反正一辈子那么长,总能等到你回来吧。”


 


 


王源的生日会是他回国以后第一个正式活动,除了精心编排的舞蹈,光是在伯克利学成带来的原创作品就已经是满满的诚意了。而整个生日会的规模和制作,精良得称得上是专场演唱会。


 


这次生日会也是三个人四年后首次合体,正是组合需要立团魂的时刻,所以公司和工作室商讨了很久,还是希望王俊凯和队友能上台送个祝福。


 


依然是走个流程的形式,但是王俊凯很紧张,他已经很久没有和王源同台过了,那种身边的底气感,让他满足地想落泪。


 


只是就在送完祝福要下台的时候,王源却不按台本地叫住了王俊凯和队友。


 


主持人有些疑惑地看着王源,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一边也只能打着圆场:“哈哈,小源这是……这是不是好久不见两位队友,想多留他们一会儿啊?”


 


“是啊。”在美国待了两年,王源身上自由的纯粹的灵魂更闪亮了,他摇了摇自己微卷的栗发,像是小兔子一样蹦跶到台边,从史强手上拿过了两张专辑。


 


“这是我的原创专辑,感谢两位兄弟今天到场给我打气,所以我厚脸皮地来推销自己了。”


 


台下粉丝一阵尖叫,毕竟只知道有原创新歌,没想到王源默默做了一件大事。


 


王俊凯接过专辑,笑得猫纹都藏不住,骄傲感就快要喷薄而出了,下台的时候,攥着专辑的手心微微潮湿。


 


然而下了生日会,他就被小马哥催着换了衣服,坐上了去往机场的车。他今晚就要飞厦门进组了。


 


所以当王俊凯借来了电脑,拆开专辑准备听歌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


 


所以当他发现专辑里还有一个小小U盘的时候,也已经是两天后了。


 


所以当他听到U盘里的demo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


 


Demo是王源录的,缓缓流泻的钢琴声静谧而美好,流动着的音乐每一刻都要把他灌醉。


 


他怎么听不出来。


 


耳机里传出来的每一个曲调,都是他写在绿色便利贴上的谱子。


 


他的王源把他写下的每一个音符放在一起,编成了一首属于他俩的歌。


 


里面是王俊凯全部的“开心”。


 


 






“喂。”


 


“源儿……”


 


“干……干嘛。”


 


“我续签了Roseonly。”


 


“所以呢…..?”


 


“你还记得他的广告语吗?”


 


“……就是很俗套的一生只爱一个人啊。”王源的声音小小的,像是在说悄悄话。


 


“那你要吗?”


 


“什么?”


 


“一生只爱一个人的俗套爱情,你要不要。”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先挂了啊,这边节目要录制了。”


 


忙音之后是一阵沉默,王俊凯坐在椅子上还有些恍惚。但是他突然听到了手机的提示消息。


 


【特别关注:TFBOYS-王源:我是个俗人。[图片]  】


 


发出的时间是20:29分。


 


图片上是一张绿色的便利贴。


 


便利贴上只写了一个字“要”。


 


五年前你唱的那句“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还有你几分钟前问我“一生只爱一个人的俗套爱情,你要不要”


 


我今天全部给你回答。


 


我要。


 


我是个俗人,我会说俗套的话,会做俗套的事情,也过着俗套的生活,会拥有一生只爱一个人的俗套爱情。


 


那这样俗套的爱情,用来“祸害”你一辈子就够了。


 


王俊凯把手机放进口袋,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无比轻松的笑来。


 


无论是二十三岁还是十三岁,闯进他生命的是他,赖着不走的是他,让他栽了心的还是他。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相遇,人生也兜兜转转不停,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爱你啊,他非常非常爱你。


 


 


 


 


 


一个很不走心的番外


 


“源源,帮我对个台词吧。”


 


“好啊,哪一段?”


 


“喏,就是从这里开始。”


 


“那我开始了啊。”


 


“咳咳。”王源清了清嗓子,“阿庆,只要你愿意帮我这个忙,以后你说什么,我绝对一万个答应!”


 


王俊凯双手交握,笑着看着面前认真的小朋友:“真的?”


 


“我说到做到!”小朋友对台词的时候很认真,语气都十分到位。


 


“那和我结婚吧。”


 


“好,没问……”小朋友的声音戛然而止,水汪汪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王俊凯,“你说什么?”


 


“你答应了。”


 


以吻封缄,唇齿亲密在证明最好的爱情。


 


 


End






对不起我是狗 我没有更桃花源记


但希望你们依然宠爱我 给我一颗小心心



评论

热度(2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