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鸟窝里的生活

别把“你以为”当成“真实的事”。

【凯源】《一个人的国王》【短篇 完结】

春梦桑:

                             《一个人的国王》


 


一、


我前几天去见了千玺,问他说他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他说还能有什么看法,就觉得我俩特蠢,王源蠢,我更蠢。

当时我就一掌呼了过去,遗憾的是他眼疾手快地躲开了,我没能如愿。但不得不说他比我们都要通透,所以我接受了他的意见,在这里写下我们的故事。

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先喜欢上他的,事实也是如此。我不喜欢掩饰,我会把一切表达得坦坦荡荡,把那些接近于暧昧与平常之间的分割线的那种行为做得自然无比,即使惹来怨怒也不会收手。我从小就不相信命运,我只相信努力,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信念让我坚持不懈了这么多年,以至于网络上对我的评论都是“王源儿都18了王俊凯你真是男人”。

但对于你们美好的祝愿,我只能说:你们太天真了。如果现实和小说一样,那编剧拿来干嘛用?

我从未觉得自己是得天独厚的,但我在遇到王源后却有一种偏执,如果自己对他不是最重要的,那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样的感情在萌发之初让我恐慌,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突然闯入我的生活,但我作为他的缔造者却无能为力。我厌恶一切脱离控制的东西,哪怕那种偏差是对我有利的,我都反感无比。

这样的我是你们所不熟知的,越风光,就越较真。然而这样的感情强加于王源身上,就变成了一种更强于爱情的关系,我称之为信仰。

等到我意识到这样的信仰已经无可救药的时候,我认命了。如果终究会有一个人会让我沦陷,那我宁愿这个人是他。

也是因为这样,我曾经想过——如果不是王源,而是另一个人在同样的时刻遇到同样的我,那如今的一切会不会还是一样?我在脑内设想了非常多的情况,但结果都是无疾而终。

所以结论是这样的:我爱王源,无可救药。

爱情的最初是紧张。我在节目里不懂得怎么掩饰也不想去掩饰,所以几乎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我的心思。但你们不知道的是,那时的我紧张到几乎无法跟他对视——盯唇狂魔的由来。我想要用一种像小学生一样幼稚的手段来引起注意,又因为身为队长而不自觉地把自己放在照顾者的位置,这样的结果是他越来越依赖我,却也仅仅于此。

对,我开始不满足了。没有什么像是我对王源的欲望那么浓烈——并不是指性欲,而是生活上的各种欲望,我像是得了肌肤饥渴症一样,迷恋于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微笑,直到他发觉我的不对劲。

但他的聪明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在某个事实被拆穿之前 ,我乐于自我安慰,我告诉自己他不是一个宅男不会接触到这些东西,但等到现实给了我一巴掌之后,我就会拼命地寻找弥补的办法。

他开始对我高明地疏远,不让他人知道却又让我困扰。有时候我宁愿他不要这样若即若离,干脆一点,要么给个答复 ,要么对着我开一枪。这样想着,但我却迟迟不找他说清楚,像是一种缓慢的自虐,痛得不能自已却又因为这样的疼痛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而不想逃离。

那一段时间我对自己苛刻到不行,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太拼命了,但我知道我不是。我有两个小号,一个用来和生活中的朋友联系,另一个用来关注一些我和他的事,那段时间,第二个小号被我删除过很多次,每次都是在删除过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后悔,然后注册一个新的号。

而打破这个僵局的,是千玺。他告诉我,王源是只狐狸,他再善良,他也是只狐狸。

我问他什么意思。

他白了我一眼说,狐狸不是用来宠的,是用来驯服的。

我回到家以后,就开始觉得千玺这个神助攻的名号不是白叫的。骨子里的那股倔劲上来了,我开始把自己的妄想付诸行动。

就算他身边只能有一个人,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二、


人就是这样,越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就越疯狂,容易把自身的懦弱化为一种歇斯底里的勇气,我也不例外。

那天是王源主动打电话给我的,提醒我下午要去录节目。

我回他说,“怎么,今天你不避开我了?”

他给我打了个哈哈,“我什么时候避开你了,赶紧来别迟到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生他的气却又无从下手,不知道怎样才能排解这种该死的情绪。我烦躁到头疼肚子疼背疼,看什么都不顺眼,可是看到王源后却又硬生生地把火气给逼了回去。

然后我干脆打通了他的电话,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电话没嘟几声就被接通了,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惊讶。

“怎么了,我才刚刚给你打过电话。”

“你……”我心中的那股气突然就泄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没有,想问一下你今天的节目还有什么嘉宾。”

“没有啊,只有我们仨。”他像是犹豫要说什么,“那个,我还没吃早饭呢,先白白啦。”

“哦好。”

先按下挂断键的不是他而是我。我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是怎么说出“哦好”的,好像如果自己不是以一种高傲的态度挂掉电话的话就是自己的失败。如果有一种东西叫做后悔药,那我一定是他最不靠谱的主人,因为我纠结的拥有不是它该用在什么时候,而是它究竟该不该用。

像这样的电话有过很多,每次都是一样的结尾。我意淫他语气冷淡地跟我说“对不起别再烦我了”比我意淫他茅塞顿开接受我还要多的多。好像把自己置于一个弱者的地位就可以更心安理得,但事实是这样的拉拉扯扯害人害己。

我也曾经试过告白,就像千玺鼓励我的那样。腹稿打过很多个版本,有霸气总裁版的,温柔忠犬版的,逗比腹黑版的,每次都在心里想这样应该是可以的吧,但又不自觉地自我否定——这里应该要更委婉一点才好,或者是那里不能用这个词语。我的语言不怎么好,表达东西都不是很到位,所以对于告白就会非常认真的准备,但每次我失败的原因都不是因为对方的拒绝——自己这一关最难过。

那天下午的节目气氛很好,我虽然满腹心事,但到底还算个合格的idol, 王源就更不用说了,抛梗接梗玩得炉火纯青,现场尖叫连连。

主持人问我:“小凯,最近的新专辑准备得怎么样了?听说有自己操刀写曲哦?”

“大部分还是在别人的帮助下完成的,自己在原创这一块还很嫩呢。”

“哇。”主持人装模作样地感叹,“小凯好谦虚啊,要加油哦。”

我就回他一个笑容,这样的问题应对得实在太多了。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王源竟然插话道:“哪有哪有,他可厉害了。”


 


那一瞬间我的呼吸都是停止的,手足无措到一种让我自己都觉得蠢的地步。我根本不敢想王源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说出这句话的,不敢想,真的不敢想,既怕想完的结果自己接受不了,又怕那种惊疑不定的感觉困住自己。

千玺像是看出了我的尴尬,随口接过话茬道:“他可是队长啊。对了,我这次来重庆还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之后的话题就顺理成章地被移接到了千玺身上,我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松了口气。

别再闹了好不好。

我渴望别人的肯定胜过一切,而王源这样暧昧不明的态度正好戳中了我的软肋。我会不自觉地去揣测他的想法,并且更加忧心忡忡,在这方面我甚至是自卑的。

我开始肯定一些言论——王源啊,其实什么都懂的。


 


三、


这样的肯定来得猝不及防,在我自以为了解王源的时候,这种认知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但事实如此,我还没有沦落到甘愿蒙蔽自己双眼的地步。

我习惯将自己的冲动置于理智之下,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反反复复地思考和斟酌让我险些错过时机,但庆幸的是 ,最坏的结果还不曾到来。

在那个节目录制后的两天,我试探了一下王源。我约他在咖啡厅里闲聊,理由是“最近压力好大想出来放松一下”。他答应得很爽快。我又想去揣测他的心思了,这真是一种不好的习惯。

和他面对面的时候,我说出了准备已久的说辞。

“王源儿……你觉得我最近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啊?哪里不舒服吗?”他很惊讶的样子,凑近了对我是说,“看起来很健康啊……”

他的发香清晰可闻,一下一下,挠人又可恨。我不得不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我要讲的事上,以免就这样忘记自己想要说什么 。

从前的我一直觉得,只有定好目标一步一步地走,才能到达自己的目的地,但就像现在这样,我突然觉得,就是毫无目的的乱走,只要能遇到他,也是美好的。

我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王源儿,你自己也是知道的吧。别再吊我胃口了。”

他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我突然就郁闷起来,抱怨为何自己的老妈没有把我生成一个高情商的人,导致这时候的我如此被动。

我看着他跟平常无异的神色, 突然就对他说道,“王源儿,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在那一瞬间我体会到了无与伦比的快感,不仅仅是因为终于可以把这句话说出口,更是因为我看到了他那一刻的无措——终于有什么是他没料到的了。他在乎我。

他在乎我。

他在乎我。

喜悦最多持续了一秒——或许一秒都没到,它仅仅活在我的臆想中,还没来得及把它珍藏起来,就险些被现实的大浪打碎。

“你在讲什么啊……”他看上去有点不自然,“难怪你说你怪怪的呢……”

只要开了一个头,接下来就水到渠成了,我流畅得像是大口喝水,在之后想来,我还对这时的我感到不可思议。

“我以为你很早就知道的,不然,为什么躲着我?不然,为什么一直避开我?”

我的质问好像理所当然,但他似乎更理直气壮。

“不然还要让那些记者乱写吗?”他毫不示弱。

真好笑,明明应该是充满粉红的告白场景,却硬生生的被我弄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我俩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尴尬地对坐着。

突然,他站起身来,先是背过身,再对我说,“我先走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拉住他,说,“别啊!你走了我怎么办!”

我说完之后就呆在了那里,王源也一副惊诧的样子。

太蠢了真是太蠢了!

我恨不得当场就撒开蹄子跑出去,但却意外地看到王源红了耳根。

他瞪我一眼,“谁管你怎么办!”随即大力地甩开我的手跑了出去,背影有点仓皇。

这个背影,让我若有所思。

好像是明白千玺的意思了……这只狐狸。


 


四、


王源拥有比一般人更敏感的神经,在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时就会本能的抗拒,像只小刺猬。我突如其来的告白对于他来讲,就像是一直以来被大家心照不宣遮遮掩掩起来的幕布突然被掀开了,里面的东西既晦涩又让人害羞,他只好低下头装鸵鸟。

但这有什么用呢——对于茅塞顿开的我而言。

上学的时候很多人说,读书就是在于那根“弦”,突然有一天你领悟到了,可能就会变成人人羡艳的大学霸。我在咖啡厅一谈结束后,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简直从头到尾都明白了一个事实——只要用对了方法,王源是可以接受我的。

那几天,我每天都吹着口哨给他送早点,笑眯眯地帮他去买水,然后提早半个小时去开车等他。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男友力爆表了?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农奴翻身做主人了,夫妻双双把家还了,我也要有自己的春天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我们去录制“快乐大本营”。

我们不知道是第几次去录制这一档节目了。主持人更新换代,原本遭人诟病的他们现在好歹是挺过来了,也许是因为经历相似,所以我们意外地有话聊。

他们玩得很high,我全程都在注视着王源……当然也有认真录节目就是了。

主持人问我,“小凯,你怎么能这么偏心!输了就要认罚!来!”说着就把王源推到我面前。

这次是我负责游戏的惩罚,前几次他们稍微有一点错,我就一脸微笑地上前实行惩罚,不过,总是有意无意地忽略王源的失误。

这其实不能怪我。我的本意是大家都乖乖玩游戏我也不偏不倚地当裁判,但每当王源不小心犯错的时候,他都会朝我这边小心的看一眼,像是在看我有没有发觉。

这一眼看得我心痒痒的,哪有什么余力来考虑惩罚的问题。

主持人看我犹豫的样子,揶揄到,“噢噢我懂我懂。”

观众也是一片会心的笑声,我扬起嘴角,打算就这样混过去,可是王源却举起手来——对,就像小学生那样,说,“我要惩罚!”

我不知道在一些TFBI眼里他这个举动代表了什么——想要跟老王互动?埋怨老王没有注意到他?

他的嘴角往这边偏了代表了什么,他的眼睛往这边找了又代表了什么,我通通都不知道。如果你们看出来了什么粉红, 那肯定是经过剪辑的,事实上,这时候我万分尴尬。

“哈哈,你看起来等不及的样子。”我佯装着开心的样子。

主持人有点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我突然就意识到我的错误——应该不能再往这个方面带了,换个话题才对。

“我……”我开了口,又不知道该讲什么。


 


这下连千玺都不忍直视我了。

王源无视了我,绕过我往旁边走去。

我好像被胶水钉在地上一样。

喂,什么啊,跟说好的不一样。


 


五、


既然你想这样,那就这样吧。

我真的不知道王源在想什么了,到底是想怎样啊?我真想揪着他的领子问他。

好像是把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奉献给了这个人,但都犹如石沉大海。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保持一份不收到回报的热情。我承认,我一开始是有目的的——我想要他的回应,好的也罢坏的也罢。

但现在看来真的不行啊。我甚至觉得,要坚持不下去了。王源不是幼稚的人,却在那么多人面前让我尴尬——这是我从来没想过的事。

我越在意,就越纠结。我越纠结,就越在意。

想不到解决的办法——难不成找他打一架?太不切实际了,我不想上报。

然后呢?凉拌呗。既然不能忤逆,就这样顺着他好了。

我从这时候起,开始有点自暴自弃了。你们大概也能领会这种感觉,明明自己都那么努力了,却还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王源不是只狐狸吗?那我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

我哭着对自己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简直了。

之后的那几天,没有通告,我也乐得清闲。我没去找王源,他也没来找我。

经纪人打电话来说,休息够了吧,来录一档音乐节目。我应了下来。

总不能一直这样吧,对吧。总要有一个人打破僵局,对吧。他沉得住气,我就来冲动一点……对吧。

我趁着空闲的一点时间,打开了电脑。

“王俊凯你们谈恋爱别这么显眼[再见][再见]”

——什么鬼,谈个屁啊。

“王炸又来发糖!!!太甜!!!”

——哪里甜了你倒是给我看看啊。

“凯大手你简直了[蜡烛]”

——我也想大手一次啊另一个男主角不让。

都是看腻了的言论,我有点不想继续下去。正想关网页时,不小心瞥到了一个粉丝的微博。

“其实我觉得这期源源有点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我玻璃心……反正凯源是初心[爱心]如果这都不算爱!”

对吧,如果这都不算爱。我用枕头蒙住头,像是要把自己憋死一样沉在里面。

在这一刻,莫名的恐慌向我袭来。我害怕,怕在我眼里珍贵至极的感情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怕我自己一直是一个人在唱独角戏,怕最后在他面前狼狈的人是我。

这样的话,我宁愿……

我面无表情,打通了经纪人的电话,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在他担心的话语中挂了电话。

我真的不想出去。

王俊凯,你个胆小鬼。


 


六、


那天我还是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经纪人看到我的时候显然很惊讶,我也乐于装成生病的样子,不说话也不笑。

其实何必这么累啊。看到别人说自己和王源很相配的时候明明就是很高兴的,觉得那个人真有眼光。不都下好决心了吗,啊?

我总是在信誓旦旦,一方面觉得他身边的人只能是我,另一方面又笃定那个人是谁都好肯定不会是我。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连自己的安全感都给不了,更何况是王源。

我带着口罩四处张望,看到王源进来了,又感觉装作在看风景的样子。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找了一个自己的位置,然后对主播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只是来看录制的,不参与节目。

他点点头,告诉我他知道了。

王源应该是没看见我吧。他一如既往的笑得开怀,好像就没有什么除了开心以外的情绪。真可怕,就我一个人在这纠结。

其实就跟他不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我怎么可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人在这种时候,就会自以为是,好像自己的所思所想都是真理,沉浸在自己是世界里,脑补出一段或喜或悲的故事,却没看到别人好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所以千玺才会说,他蠢,我更蠢。

我在那里站了很久,腿都发麻了,但没有动弹。

主播像是看到了我的难受,就在休息的时候给我递了个凳子。我感激地冲他一笑,却看到王源已经发现我了。

我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也冲他一笑。

他像是被惊到了,转过脸去。

我去,什么情况。

主播自顾自地跟我唠嗑,我跟他聊得挺欢。王源一个人坐在沙发一边,没有和千玺讲话也没有做些什么,像是在发呆。

等到不知是谁嚷了一声“开工了”,主播匆匆忙忙跟我说了声抱歉,就回岗位去了。

我看得出来,王源的兴致没有那么高了。

是因为看到我了不高兴,还是因为没看到我不高兴啊。我在这边又暗戳戳地想,心里挠啊挠的,过去了几十分钟都没有感觉到。

录完节目的主播凑到我身边来。

“怎么?感情问题?”说完还冲我挤挤眼。

“……兄弟你太八卦了。”

“我是帮你好吗!请叫我红领巾!”

“得了吧就你还红领巾,绿裤衩都嫌太年轻。”

“诶王俊凯话不能这么说,我当年也是迷倒万千奶奶的人——喂喂你别走啊——”

情急之下,他干脆直接拉住我。

那个摄影棚不是很干净,地上都是绕在一起的线,被他这么一拉,我整个人重心不稳,一把就被那些线给绊倒了。

我急忙用手去撑,结果还没扶到东西就又被踹了一脚。

这个角度……妈的你下班了别让我堵到!


 


这个角度……妈的你下班了别让我堵到!

我还没腹诽完,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倒在了一个熟悉的人身上。背后是那小子吃吃的笑。

噗通,噗通,噗通。


 


七、


心跳失控不是少年才有的专利,只要有对的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是热恋期。

我想不起来跟王源闹别扭之后——这话说起来真奇怪,有多少天没有跟他进行肢体接触了。现在猛然给我一个刺激,我就连等会找主播报仇的事都给忘了。

他也没动,就这样任我倚着。

“咳。”千玺突然轻咳了一下。

这一声像是大本钟的奏鸣,敲响了还处在呆滞状态的我和王源。他急急忙忙推开我,又不知道往哪里走,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

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蛮劲,直接拉了王源就走,隐约间还听到千玺的“这两个白痴”。

就算是白痴也无所谓了啊。

我拉着王源抄小路,一直跑到我家后院的一个无人小巷。两人都跑得气喘吁吁,用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我不顾肺部的难受,把王源压到了墙上。

这其实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在害怕某一个东西失去的时候就会把他紧紧保护起来。

“王源儿……”我呼吸急促。

他没理会我,双眼看自己的脚尖,但也不反抗,好像可以任由我做什么。

我一拳打在墙上,“你倒是给我说话啊!说啊!”

他继续沉默。

我不知道该讲什么了,却突然在这种情况下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个错误。

王源啊,你越逼他,他就越无所畏惧——因为理亏的,总是在咄咄逼人的你。

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就慢慢放缓了语调,“王源儿……我知道你现在很烦我,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你也看到了,这几天我都没有去找你,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说完这句话后我都抖了抖身子,太他妈恶心了。

但他好像有了反应,不再是单纯地盯脚尖了。

有反应就好,我在心里给自己加油。

“不是……老王。”他突然叫了我,“我还没有准备好。我没有讨厌你。”

我刚想脱口而出“没关系我等你”,但马上又把它咽了下去。如果这话一说出来,受到限制的就又是我了。

我的沉默像是助长了他的恐慌,他开始手足无措起来,“老王,我真的没有讨厌你!只不过总要有点时间……”

不行,不能就这样放过。有个声音在对我说。不管是神明也好鬼怪也好,就先保佑我吧。

我一咬牙,赌一把,“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走,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他看起来真的慌了,头也抬了起来,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星星,“都说了不是这样啊!只是……”

“给我一个答案就好。”我努力地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想要成全爱人却心如刀绞”的悲情男子形象 却发现根本无需伪装。


 


“王俊凯!”他突然冲我吼了起来,“你以为我不纠结吗!突然被最好的兄弟告白,你以为我就那么淡定啊!几天不出现 现在又来质问我,你这个混蛋!”

——你看,每次理直气壮地都是他。

但王源接下去却再也没有训斥我了。我期盼着他对我的怒骂,却迎来了不轻不重的几句话。

“你以为全天下最痛苦的人就是你了,没人理解没人认同,你什么时候在我的角度考虑过?王俊凯,你这个……混蛋。”

我低头,看到他眼里的泪光。

我怔住。


 


八、


你爱的是谁啊?


 


王源吧。


 


那你害怕的是谁啊?


 


王源吧。


 


你撒谎,爱情和恐惧不能并存。


 


为什么不可以?


 


以上就是我那时的心理活动。


 


我望着王源的脸,想要说很多东西却无从说起。就只是看着他的泪终于从眼眶脱落,心里慌张至极又僵硬至极。偏偏我又嘴笨,想好的安慰又硬生生变了味。


 


“那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什么鬼,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他硬是擦掉了泪,像是不想在我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如果我和你见面?尴尬的是我还是你?”


 


我哑然,这问题问得我无言以对。这么一想,好像确实是这样,明明是有机会见面的,我却因为自己的“不想见到”就这么白白放弃了机会。我突然觉得王源是为了顾全我而才不和我见面,但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自作多情了点。


 


他抬头瞪我一眼,像是在批判我的犹豫,“不是吗?你自己一直在说着我是有多无视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是谁无视了我们的感情啊?”


 


当然是……等等。


 


“我们的……感情?”


 


“王俊凯你也太……!”王源先是怒气冲冲,后来又泄了气,“算了,我不说你了。蠢蠢蠢蠢蠢蠢蠢!”


 


 


“你是说……”我偏头,不理会他说我蠢,“你喜欢我?”


 


不是吧,我在心里吼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纠结这么久作甚。不可能吧,他之前对我的逃避又不是假的,让我尴尬也不是假的,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我不知道?什么鬼。


 


可能是我呆滞的样子太傻了,他忍不住开口了。


 


“蠢蠢蠢蠢蠢蠢,你还没想明白吗?”


 


“啥?”


 


“算了。”他扶额,“我先走了,今天怎么会蠢到和你出来……”


 


他推开我,往前面走去。


 


等到他走出大概三十步了,我才反应过来。


 


“王源儿你等等我啊!我爱你啊王源儿!”


 


“蠢蠢蠢蠢蠢蠢这里还有人!”


 


九、


你问我然后呢?然后就是这样啦。


 


总的说来,这就是一个蠢货以为自己是暗恋,暗戳戳地纠结了好久,结果发现自己就是个蠢货的故事。谢天谢地,这个蠢货遇到了一个不嫌弃他的人。


 


其实,迟钝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那之后的几个月,我没了心理负担,反而创作出了不少好曲子,业界对我的评价也水涨船高。千玺说很为我感到高兴,但现在的我还不够,对于要把王源儿光明正大地娶回家,还远远不够。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在努力了。


 


“王俊凯,你低血糖出门就带上糖好不好啊,啊?”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他一个人的国王。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


 


——————END——————



评论

热度(120)

  1. 山顶鸟窝里的生活春梦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