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鸟窝里的生活

别把“你以为”当成“真实的事”。

【凯源/架空】《控梦师》

春梦桑:

1、


 


王俊凯的梦境出现在凌晨一点三十五分,结束于凌晨三点二十六分,表梦境正常,里梦境拒绝进入,思维活跃程度评级c,距离苏醒还有65-68天。


 


“他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么?”


 


“不,实际上好多了。”


 


“那为什么……”


 


王源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摘下度数不高的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他的思维活跃程度在不断提高,但里梦境却一直拒绝进入。不过不用担心,等到他的思维活跃度再高一些,里梦境就会开启,到时他自然就会醒来了。”


 


男人闻言,松了一口气,“谢谢医师,您先去休息吧。”


 


王源却没有听从他的建议,而是拿起一台像是刮胡刀的小型仪器进行识别登记。


 


人的梦境分为两种,表梦境和里梦境,二者同时出现,同时消失,但内容却天差地别。表梦境多为发散性梦境,梦境内容与做梦人的日常经历有关,但缺乏逻辑性与合理性,所出现的人物也完全随机,几年前偶然碰面的同学也可能成为梦境的主角,做梦人在梦醒后能隐隐约约记起的,也是表梦境的内容。里梦境,又称映射性梦醒,往往与做梦人的外显性格无关,反应的是其内心深处的恐惧、紧张与欲望。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说,表梦境是表演型人格的舞台,里梦境则是“本我”的发泄地。


 


控梦师,顾名思义,是一类可以控制梦境的人的总称。他们能够随意进入人的梦境,低等的控梦师能做到在做梦人的梦境中自由穿梭,但仅仅是用上帝视角进行观看,高等控梦师则可以参与梦境,甚至引导梦境、改变梦境。但里梦境往往更具有危险性,曾经有许多控梦师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进入他人的里梦境而导致精神失常,于是控梦师便定下规矩,若要进入对方的里梦境,则需在记录仪上进行人脸、瞳孔、指纹三重登记,登记后控梦师与做梦人便形成一对一的绑定关系,若控梦师出了意外,则所有的责任由做梦人及其家属承担,绑定关系需要做梦人醒来后双方共同进行解除。可以说,记录仪是造梦师必备的仪器。


 


“嘀。”记录仪头部的指示灯熄灭,代表这一次的绑定已经完成。


 


王俊凯是王源做控梦师以来接触过的最严重的一个患者,他在遭遇车祸后一直昏迷不醒,身体机能在逐渐好转,大脑却始终处于休眠状态,若不是他的朋友看他的脑活跃程度还未低到植物人的地步,估计也不会找上他了。


 


据王源分析,大部分求生意志不强的人都多多少少在现实生活中遭遇过一定打击,但王俊凯的朋友也是跟他许久未曾见面,此次要不是医生从王俊凯的手机里找到了他的手机号码,他估计也不会知道这事。而王俊凯的父母……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联系到。


 


于是王源只好增长了王俊凯的治疗时间。他需要引导他的梦境,去看看他的症结,究竟在哪里。


 


2、


 


王源第一次进入王俊凯的梦境是在他接手王俊凯的第三天。在确保不进入里梦境的情况下,他得到了批准。


 


不同于其他梦境,王俊凯的梦境是一片迷雾,没有常见的街道、学校等建筑。王源向前走一步,迷雾就往后退一分,但他一回头,就发现自己的身后依旧是迷雾。


 


这种情况不多见,但也不是无迹可寻,在《控梦师基础梦境一百解》中,雾、冰原、云层等满足纯景及无边界这两个特性的梦境被称为是拼图梦境,多出现于做梦人思维活跃程度不高或是被催眠的情况下。控梦师需要找到拼图梦境的“触发点”,就像是一块一块拼图那样将梦境拼凑完整。


 


所以王源并未慌乱,而是朝着一个方向不停地走着,直到他看见一架钢琴。


 


看来这就是其中一个触发点了。王源马上全神贯注起来。


 


钢琴被放置于迷雾正中,周围依旧是一片混沌。王源心想,想要触发一架钢琴,最快的办法应该就是弹奏钢琴曲吧?亏得他从小学习钢琴,要是换个控梦师来,估计现在就得退出梦境了。


 


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上前坐定,弹奏了一曲《致爱丽丝》。


 


王源的手指在琴键上舞动。好久没弹钢琴了。


 


他慢慢地闭上了双眼,所以也就未曾见到迷雾散去的样子。等到他睁开眼睛,他的周围已经完整地还原了第一块梦境的拼图。


 


那是一个练声房,钢琴摆在其中一角。深棕色的地板有些老旧,顺着木板的纹路往前看,房间的另一角倚着一把木吉他。而房间的大部分,还是被中间的一套音响设备给占据了。


 


王源的目光不由得柔软下来。


 


他记得他小时候,总是嚷嚷着长大要当歌手,每天把废纸卷成一筒充当麦克风。后来……后来怎么了?


 


王源皱起眉,算了,想这些作什么,现在还是还原梦境要紧。


 


出了练声房的门,外面又是混沌一片。在王源耐着性子找到了四个触发点之后,王俊凯的梦境也终于出现了第一个人。


 


“还吵?吵你妈了个逼的,屁大点玩意还真当自己是天王了。”


 


金发小混混,背对着王源,显然在教训什么人。


 


不管是好是坏,面对这第一个活人,王源总是要上前试探一番的。他看了看自己的身板,决定还是智取为上。


 


还没等王源走几步,那混混好像就发现了什么,凶神恶煞地一转头,朝王源瞪了一眼,“看什么看,眼珠子不想要了啊。”


 


王源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但等他看清混混身前的人是谁时,他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


 


这赫然就是此时正在做这个梦的人,王俊凯。


 


这下王源是不得不上前和混混交涉了。在他心中默念无数次“这是梦这死不了人”后,他终于顶着熊猫眼和一身的伤,将王俊凯从混混手里救了回来。


 


他把王俊凯拖回了最开始见到的练声房里。


 


倒不是他不想找医务室,而是目前拼凑起来的梦境中没有地方能够让他治疗,而练声房至少是安全的。


 


等到他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时,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王源感到他的思维在慢慢地被抽离,他知道这是他进入梦境已经超过三个小时、外部机器在强制性命令他退出了。


 


也罢,下次再引导王俊凯进入这个练声房就好了。


 


王源乍一回到现实,下意识地眨了眨眼。虽说是在王俊凯的梦境中,但实际上王源并未处于睡眠状态,所以这几个小时的工作下来他难免有些疲累。他看了下表,凌晨四点。


 


小护士听到声响,帮王源开了灯,“王医师,今天就到这吗?”


 


“嗯。”顿了顿,“他家人还是没有来吗?”


 


“对啊。”小护士懊恼地说,“根本联系不上。这也太……那什么了吧。”


 


医院管理严格,小护士不敢多谈,不过王源倒是明白了她的意思。耸了耸肩,这关他什么事呢。


 


3、


 


第二次进入王俊凯的梦境时,情况和王源想的略有偏差。他原本只是想回到当初离开时的练声房,却没想到此时的王俊凯已经从昏迷中清醒了。


 


王源看着还坐在地上的王俊凯,“那个,你……”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王源一怔,“知道什么?”


 


王俊凯却是闭口不谈了,无论王源怎么吸引他的注意力,他都一言不发。


 


王源很快意识到,王俊凯不说话的原因,可能就是他的症结所在。


 


见王俊凯这里实在没有什么突破,王源只好蹲下身,对他说,“那你乖乖呆在这里,我出去给你找医生。”随即便走出了门。


 


梦境不同于现实,一个人物不说话,那么他真的可以保持一个动作直到梦境结束。既然在王俊凯这里找不到线索,那么他只好继续完成梦境拼图。况且,王俊凯和自己的伤确实需要治疗。


 


出乎王源的意料,他走出门后,外面的街道竟然充满了行人。


 


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看到王源,兴奋地嗷了一声,飞快地跑了过来,“大神!今天乐队有演出吗?”


 


还不等他凑到王源跟前,一名较为年长的男子就一把提溜住他的领子,“作业写完了吗你就给我闹。”他转过头,换上歉意的表情,“抱歉打扰了。”


 


“嗷老爹你不能这么对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小兔崽子!”


 


“我攒钱好久了!就想买张票!嗷你别打我!打、打我也别打脸……”


 


王源看着越行越远的两人,摸了摸下巴。


 


看来,自己似乎在王俊凯的梦境里扮演了某个角色。据这两人的反应来看,这个角色还挺重要的。


 


留了个心眼,王源开始观察路上的行人。


 


不留意的时候没发现,这些路人都在悄悄的打量自己,但眼神说不上恶意,反倒是……同情?不过他们中的大多数在王源的目光对上自己时就猛地移开了视线。


 


这四周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人或景,那么下一块拼图的触发点,又在哪里呢?


 


王源的目光将这一条不长的街道扫视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定格在一个报刊亭上。


 


梦境里,怎么会有报刊?他在昏迷时无法感知外部事物,那报刊上报道的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王源便快步走到报刊亭前,随手拿起一份报纸。


 


不出他所料,这里无论是财经报纸还是娱乐周刊,上面都只报道了一件事——乐队主唱王俊凯遭遇车祸,声带受损,恐再难唱歌。


 


就是这个!


 


找到关键信息的王源不敢疏忽,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把报道内容看了三遍。


 


报道上称,王俊凯得罪了不知名人士,这几个星期一直遭遇各种意外,这一次最为严重,直接伤到了声带。同时王源还在报道上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他的乐队的另一个主唱,同时也是乐队的键盘手,与王俊凯从小便相识。


 


这样一来,那些路人同情的目光也就能解释得通了。他们同情的不是自己,而是无法继续唱歌的王俊凯。


 


随着这个触发点被找到,王俊凯的梦境又完整了几分。街道尽头不再是一片迷雾,而是一个学校。


 


王源看了一眼在阳光下泛着光的学校大门,还是决定先去校医那拿一点药品再说。


 


等治好了王俊凯的外伤,再想办法开解他吧。


 


4、


 


“喂,王俊凯,你振作一点好不好,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嗓子可以修嘛,再不济你这样唱歌也行,医生都说没有什么关系了,可能现在的小女生就喜欢沙哑的嗓子呢?”


 


王源恨铁不成钢地捏着王俊凯的脸。


 


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进入王俊凯的梦境了。这个梦境已经找不到别的触发点了,里梦境的门更是不知道在哪。唯一的突破口就只有王俊凯,这家伙还死不开口,最多也就“嗯、哦”两声。


 


王源郁卒了,他还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


 


“我说,唱歌真的这么重要吗,你还不如——”


 


话音未落,王源就见到上一秒还死气沉沉地王俊凯突然抬起了头,那双眼透露出的狂热让王源不由得一怔。


 


“唱歌,很重要。”


 


见王源没什么反应,王俊凯抿了抿唇,又重复了一遍,“唱歌,很重要。”


 


王源呆立在那里,他没想到他说那么多安慰的话还不如一句激将有效。咽咽唾沫,他尝试着又说了一句,“也许放弃唱歌……”


 


王俊凯的神情明显出现了变化,他看着王源,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你说过,我们一起唱歌的。”


 


王源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他了,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必须顺着他的性子来,“对啊,我们要一起唱歌,所以你要振作起来,我们才能好好唱歌。”


 


王俊凯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王源撑不住想要说一句话来打破沉默时,王俊凯突然出了声,“我们一起唱。”


 


“好……嗯?”


 


一起唱歌?


 


没错,这里的“王源”是和王俊凯一起长大的竹马,他们之间的感情肯定很深,只要自己和他一起唱歌,说不定就能解开他的心结。


 


王源心中这么想着,掌心却下意识地沁出汗水。


 


很容易的……只要唱一句……


 


王俊凯灼灼的目光让王源不知所措,他的喉咙像是被谁掐住了那样,想出声,却又出不了声。


 


只要唱歌就可以了,为什么做不到?


 


在王源张开嘴的一刹那,一种未知的恐惧突然向他袭来,他浑身冷汗涔涔,在失去意识地那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机器呆板的声音。


 


“控梦师精神紊乱,强制停止此次导梦。”


 


5、


 


王源刷的一下清醒过来,呆呆地望着病床上的王俊凯。


 


刚刚那是怎么了,不正常,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王源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梦境中,控梦师的行为应该是完全自主的,并不会受到做梦人的干扰,更何况王俊凯的思维活跃程度还不高。那么也就是说,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其实是自己本能的反应?


 


怎么可能呢?王源苦笑一声。他做医师这么久,哪里有过关于唱歌的恐惧感,这件事肯定另有蹊跷。


 


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得找到原因。


 


王源骨子里头就是个倔的,这件事要是被上头知道了,肯定得把王俊凯移交给别人处理,所以他选择了隐瞒。


 


等到他休息一场起来,夜晚就再一次降临了。


 


还是这个熟悉的练声房,不过此时的王俊凯不是坐在地上,而是站在房间的中央,仿佛在等待着王源的到来。


 


“你来了。”


 


“嗯。”


 


知道王俊凯的情况不能一下子就好转,王源反倒是悠闲了下来。之前他太过心急,没有好好打量王俊凯,现在一看,王俊凯的外貌还真的是挑不出毛病,难怪乐队会大红大紫。


 


王俊凯没有注意到王源的腹诽,而是将他领到了麦克风前。


 


王源这才发现,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台电脑。


 


“我们那时候,就是这样一起唱歌的。”


 


有些怀念的语气。王俊凯领着王源坐在地上,打开了电脑。


 


“那时候你还小,不过你本身就是练声乐的,所以我一直觉得你唱的比我好。为了赶上你,我拼命地练习,不过后来我才发现,我真的很喜欢唱歌,特别是和你一起唱……”


 


今天的王俊凯一反常态地多话,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实际上并不难听,反而带了一种男人的刚毅。


 


电脑里的画面是他们小时候的合唱场面。看起来两人都不大,至多十二三岁,都还没长开,认真唱歌的样子有些好笑。


 


“虽然那时候我们没多少人知道,但是……”


 


随着王俊凯絮絮叨叨的叙述,王源逐渐了解了他的过往,但随即又有新的疑惑冒了出来。


 


这是王俊凯的梦,为什么他梦里的这个人和自己完全一致?要不是王源知道自己是个控梦师,他恐怕就要认为这人就是自己了。


 


这天晚上的梦像是一个开端。每天晚上三个小时的看视频时间,王源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到后来的乐在其中,也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究竟被这个梦影响了多少。


 


不过随着视频里的他们逐渐长大,他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是跟你告白的地方……其实你早就知道了,但还是逼着我说了一遍。我没准备那么多,就随意说了几句,到头来你嘴上说嫌弃,其实还是开心得不行。”


 


他们两个……是这种关系?


 


因为电脑不大,王源和王俊凯的坐姿一直是王源在前,王俊凯在后。王俊凯说话时的气息喷洒在王源的颈侧,原本王源觉得没什么的行为此刻却让他感到分外尴尬。


 


喂,我不是那个人。


 


但也不知为何,王源没有打断王俊凯的叙述。如果打断了他,也许下一次进来就无法看到这些了吧,王源心想。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视频里的他们,终于变为了现在的模样。


 


6、


 


在离开王俊凯梦境的一刹那,王源签署了里梦境导梦协议。他有预感,这一次,他能得到进入王俊凯里梦境的机会。


 


一整个白天王源都处于兴奋又焦虑的状态。从他接手王俊凯起已经过了一个月,他疏导着王俊凯的梦,而另一方面,王俊凯的梦境也影响了他。应该说,除了父母之外,王源现在应该是最贴近王俊凯的人了。


 


凌晨十二点五十四分,王源最后一次进入了王俊凯的梦境。


 


他发现,那台电脑消失了,而王俊凯站在麦克风面前,闭着眼。


 


王源的心扑通扑通跳着,紧张,还有一些别的情绪。


 


“来唱歌吧,王源儿。”


 


这是王俊凯第一次在梦境里叫王源的名字,王源不知怎么的,就鼻头一酸。


 


“我等你很久了,我们再唱一次歌吧。唱什么好呢……洋葱吧?”


 


那些视频里的场景仿佛成了现实,王源情不自禁地向王俊凯走去。


 


前奏响起。


 


王源突然脸色一白,不行,还是做不到。


 


王俊凯摸了摸他的头,音响又从头开始放。


 


“没事的,我等你。”


 


王源深呼吸了一口。


 


唱歌对他而言是什么?


 


消遣,娱乐,打发时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那为什么会感到恐惧?恐惧无法再发出声音……不会的,会有希望的。


 


王俊凯的眼神出现在王源的脑海里。


 


“唱歌,很重要。”


 


对。唱歌,很重要。


 


“如果你眼神能够为我,片刻的降临……”


 


有什么东西破裂了。又有什么东西重生了。


 


7、


 


门在王源和王俊凯唱完歌后开启。就在练声房的左边墙壁上。


 


王源知道这是王俊凯里梦境的门,但他却出乎意料地镇定,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王俊凯握了握他的手,像是在无声地鼓励他。


 


一步,两步,里梦境打开了。


 


门那头的王俊凯,正拿着记录仪。记录仪上,是王源的脸。


 


8、


 


据报道,知名乐队成员王源在昏迷十四天后成功苏醒。警方称作案人员曾在对其进行殴打时使用药物破坏王源的声带,鉴于此次绑架案件行为恶劣,诉讼代理人称将不接受一审判决,要求依法追究被告刑事责任。



评论

热度(510)

  1. 山顶鸟窝里的生活春梦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