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鸟窝里的生活

别把“你以为”当成“真实的事”。

此情永不移

——

海啸霜:

▲ABO,大概私设很多


▲短篇完结




此情永不移


BGM: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建议配合BGM食用)


 


01


 


王俊凯再次见到王源时,耳畔一直飘着《MARIAGE D'AMOUR》悠扬的旋律。


欧式长桌上摆满了精致的翻糖小蛋糕和彩色马卡龙,鲜花簇拥,气球飘荡,烛火在玻璃罩中轻轻摇动,无一不昭示着新人的甜蜜与浪漫。王源长身鹤立地站在其间,笑容甜得恰如其分,杏眼无尘,嘴角轻提,举手投足魅力无限。他穿一件修身的白色西装,脸上挂着王俊凯熟稔的得体笑容,手中的高脚杯晃着酒红的液体,与他身侧那座颜色淡雅的百合花塔形成了鲜明对比。


 


金牌制作人Kinson LIN的婚礼,圈内诸多知名艺人捧场祝贺,其中不乏各路大腕——即便如此,王源在其中也仍然光芒四射。


婚礼进行得相对低调,虽然明星众多,噱头十足,媒体却一律禁止到访——可如日中天的大明星身边从来不会缺人。就算在大众眼里,王源只是平淡无奇的Beta,仍旧有成群的Omega争相追逐,被青年身上几乎足以超越Alpha的强大气场和与之对立又互相兼容的温柔性格征服。


 


钢琴曲如泉水般叮咚作响。王俊凯站在小型音乐喷泉旁,冷着一张脸,婉拒了一位美女的大胆搭讪,无视周围Omega想接近却又诚惶诚恐的窃窃私语,兀自抿了一小口红酒,几乎有些险恶地想:如果这些莺莺燕燕们知道他王源其实也是个Omega,会不会一下子全都散个干净?


 


然而根本不需要他出这种“损招”,自然会有人替大明星解围——就在王俊凯转过身子,朝身穿礼服走过来的新郎打招呼的同时,他用余光瞥见一个个子很高的陌生Alpha走到王源身边,带着他离开了簇拥的人群。


 


“俊凯,好几年没见了,这趟为我回国的?”多年老友一手挽着笑容甜美的新娘,另一边肩膀难掩激动地朝王俊凯轻轻一撞。


“那当然,你的婚礼我怎么会错过——新婚快乐,”王俊凯挑眉,“……正巧公司也要开始专注开拓国内市场,我就顺便回来盯着。”


Kinson“啧啧”两声:“哦——原来后半句才是重点,我看参加婚礼才是顺便吧?我就说呢,你连歌手都不想当了,呆在资本主义那么久不回,我哪儿有这么大面子。”


王俊凯笑笑没说话,听到对方又嘀嘀咕咕地抱怨:“……毕竟王源儿当初都没能把你留下。”


“……”猝不及防地听到这个名字,王俊凯心里猛地一紧,笑容也凝固了,他喉结滚动两下,才沉着嗓子道,“如果他结婚也愿意请我,我无论如何……都会出席。”


 


“是吗?”


是清冷透澈的、仿佛刻在每晚梦境中的熟悉声线,尾音带一点低温的嗤笑,只短短两个字,居然也能像陨石一样砸穿人的胸膛。


王俊凯僵着身体转过头,看见王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人看上去镇定自若,可原本秋水无痕的杏眼里却突然间风起云涌。


王俊凯盯着他,心里翻滚过惊涛骇浪,面上也同样分毫不显,就轻微地点了下头:“嗯,说到做到,我不会食言。”


“你不会食言?”王源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脸上写满了讽刺,快要撕破他装出来的沉稳淡定,“你在美国逍遥自在地做大少爷,怎么舍得回来?”


——四年了,重新看见王俊凯,还是让他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流逝得异常缓慢。离得近了,王俊凯终于可以细细观察眼前这个人。久别重逢,他变化了不少——头发为正式场合梳上去了,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清秀的眉毛,不似从前总覆着一层厚厚刘海;眼睛倒是和以前一样又大又圆,薄薄窄窄的两道双眼皮,睫毛煽动时无辜又撩人心弦;而脸型则变得更加成熟有棱角,精致的下颚线却与过往如出一辙。


最重要的是,四年过去了,他从一具单薄的少年躯体中脱胎换骨,肩膀宽阔,骨骼拔节,当真堪堪窜过了年少时两人梦寐以求的“一米八”,将西装穿出了成熟男人的稳重气质。


这四年来,王俊凯在电视里、网络上、杂志中见过王源无数次,可此刻面对面地重逢,他竟然还会觉得陌生。


毕竟,即使通过那些恨不能曝光王源全部私生活的各类媒体,他也没办法真切而痛苦地感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男孩身上令他迷恋了整个少年时代的清甜的薄荷味,几乎已经消失殆尽。


所以你,已经属于别人了吗?


你过得还好吗?


 


王俊凯扯扯嘴角,没有回答王源充满挑衅和怨气的问题,太阳穴不受控制地突突跳动。他握紧了拳头,手背泛起清晰的青筋,每一根都饱胀着拼命压抑的戾气,令身旁人几乎不能自控地退后半步。他压低了声线,突然说:“不介绍一下吗?”


“……”王源顺着他直勾勾的视线,瞥了一眼站在自己左侧的Alpha,没有驳对方的面子,淡淡回,“我朋友,Aaron。”


“朋友?”王俊凯低低重复,苦涩爬满眼角眉梢,“王源,你不用刻意避讳我什么的。”


他感官灵敏,闻得到对方身上那种类似甘草的信息素味道——那种,盖过了王源自己身上清冽薄荷香的信息素味道。


听到这句话,王源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他胸膛轻微地起伏了两下,之后缓缓举起酒杯,冷笑着开口:“王俊凯先生,您好像有些自作多情了吧——”


“——我并没有这么地,在意你。”


我们早就没关系了,是你丢下我的,不是吗?


 


02


 


婚礼结束,王俊凯在礼堂后门看见全副武装的王源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走出来,大大的墨镜遮去他大半张五官精致的脸,只露出尖尖的下巴和红润的嘴唇。明明他个子已经长到很高了,缩在宽大厚重的羽绒服外套里时却仍旧跟少年时代一样,那么软软小小的一只,被小心翼翼地包裹着。


待他快步走向保姆车,王俊凯侧头,抬手打发走了跟在自己身边的助理,然后一脚踏进十二月的寒风里。


深夜的小街没有太多行人,王俊凯仍穿着单薄的西装,也感觉不到有多冷。他无意识地在保姆车后面走了一会儿,很快被一骑绝尘的车子远远甩在身后。


四年没有回来,这座城市要说是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倒也不至于,可是很多地方却又确确实实从熟悉变作陌生。王俊凯几乎下了飞机就赶往婚礼现场,没有时间做过多的比对和感慨,可在见到王源的那一瞬间,有关这座城市的记忆便如同山洪海啸般向他涌来,堵得他措手不及,兵荒马乱。


比如这条小街,就清清楚楚刻在他的记忆里。原本未开发的城区,如今成了市政府迁移的新址,高楼大厦平地而起,再也不见当初荒芜人烟的光景。那时候他和王源每每精疲力竭、满身大汗地从练习室出来,总要在公司楼下买两杯奶盖红茶,一边喝一边步行回宿舍,走一路十五分钟,都见不到一辆车或半个行人。


汗滴在盛夏的水泥路面上,沿途被蒸发个干净。


 


王俊凯走了半晌,见前面有家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便拐了进去,买了包烟。哈欠连天的店员为了图方便,让他直接用支付宝付款,王俊凯愣了几秒,还是拿出了钱包。


回国后总是有诸多不习惯的地方,而每一个,都让他陡然加深实感。


他终于回来了。


 


还是有一点小插曲。伸手从柜台上拿起香烟时,那位睡眼惺忪的年轻店员突然觉醒一般睁大眼睛,上上下下扫了这位高大英俊的Alpha好一会儿,才踌躇着开口问:“那个⋯⋯请问,你是不是那个隐退的歌手,王⋯⋯”


没等她说完,王俊凯便打断道:“你认错了。”


 


出了店门,还没有点上烟,脖子里率先灌进来一股潮湿的冷空气,令人遍体生寒。王俊凯掏出打火机,“叮”一声点燃时稍稍侧过了头,微小的火光映在拐角阴影处一个人的脸颊边,照出隐隐约约的轮廓。


这一处没有路灯,那个人裹着蓬松的羽绒服,慵懒地靠在墙上,手里捏着一副墨镜的镜腿,脸上欲盖弥彰地戴个口罩,露出来的双眼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明亮。


王俊凯这一次清楚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陌生的甘草味,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抑制住发狂到几乎要暴走的血液,只克制地皱了眉。他仅走了两步便不再靠近——再近一点,绝望和愤怒就能吞噬他精心雕琢的平静,就算他很清楚对面这个人早就已经不属于他,并且终将属于别人——然后他沉沉地、咬着牙问:“你怎么在这儿?助理和经纪人放你大半夜一个人瞎跑?”


“我在后视镜里看到你跟着。”王源站直了身子,尽管他这几年长高了一些,可还是同从前一样,比王俊凯稍稍低了一小截。


王俊凯还没有弄懂上一句话有什么含义,对方又自己将口罩拉到了下巴处,嘴唇轻启:“如果你是想要叙旧,我现在有时间。”


 


03


 


王俊凯和王源的相识,大约要再往前追溯八年。


 


那年王源才十三岁,婴儿肥没有完全褪尽,头发短短的,两个招风耳惹人喜爱。王俊凯比他大一岁,少年时期的Alpha气场已经非常强大,第一次见面时,他坐在几个Beta中间,倚着练习室的镜子墙,抱一把吉他,正断断续续地弹《廊桥遗梦》的经典主题曲。


 


王源推门进来,长着一对桃花眼的少年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连眼皮也没掀一下。王源就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下巴抵在曲起的膝盖上,轻轻地跟着吉他声哼唱老歌。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The world may change my whole life through


But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他唱了一段副歌,吉他声突然中断了半秒,像是卡了壳,而很快又重新流畅地接了起来。在那半秒里,王源疑惑地看了王俊凯一眼,原本高傲冷淡的少年此时却正直直地与他对视,还露出了笑容,叫他看见唇边那颗尖尖的虎牙。


 


 


那时王源还没有性别觉醒,可是长相好看,篮球在学校打得数一数二,是短跑健将,第一次在公司唱歌就立马被签下来,优秀得让所有人都毫不怀疑他长大后必定会是一名出类拔萃的Alpha。


 


可事实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出乎王源自己的意料。


 


王俊凯觉得这不算什么事,因为性别并不能改变王源优秀的事实,他仍然是校篮球队队长,仍然是他们乐队的键盘手和主唱,仍然是王俊凯打心眼里欣赏的那个王源。


 


可王源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十四岁时经历人生第一次发情期,当时能临时开到的抑制剂副作用太大,他硬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宿舍房间里三天三夜不肯出来,就这么硬熬过去。那几天,以王源那屋为圆心,到处都是浓郁清冽的薄荷味,将整栋房子灌满,塞住每一处缝隙。


王俊凯坐在一门之隔的地上,同样守了他三天,双目涨得赤红,掌心被短短的指甲掐出道道血痕。作为身体健康、血气方刚的年轻Alpha,他所受的折磨丁点不少,几乎要跟着一起发疯。


王源不让他告诉任何人,叫他快走——可他不能,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对王源也是潜在的危险,可他又怎么能放心让处在发情期的王源一个人留在这里,只好拼命压抑自己暴躁的信息素。


 


第四天的清早,房间的门锁从里面“咯哒”一声扣开,薄荷味逐渐淡去,王俊凯猛地将木板门撞开——屋内一片狼藉,书本散落一地,床头的台灯砸个粉碎,衣橱边的镜子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王源瑟瑟发抖地蜷缩在门边,贴着墙,双手抱着小腿,脑袋埋进膝盖里,薄薄的衬衫被汗水浸透了,粘住嶙峋的脊柱,后颈白而修长,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王俊凯心疼得要裂开,缓缓蹲下来碰他,他就虚弱地落在他怀里,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露出的脸庞一片惨白,向来红润的嘴唇褪尽了血色,只剩那对杏眼还是明亮的,睫毛上坠着雾蒙蒙的水汽。


他看着王俊凯,用沙哑的嗓子轻声说:“你看,我不是没事吗?”


 


那一瞬间,王俊凯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从遥远空旷的宇宙而来,敲在小小公寓楼的木地板上,裹着清冽的薄荷味,盖过了窗外工程队施工的巨大轰鸣。


 


 


后来他们开始自然而然地恋爱,一起度过少年时代最美好也最充满激情的时光。




(……)




12


 


半年后,平地一声雷般突然公开Omega身份的王源强势复出,开了第三场巡回演唱会,场场座无虚席。


 


最后一场时,某个神秘嘉宾的出现叫现场所有多年老粉疯狂尖叫,泣不成声,几乎失控。


桃花眼的青年穿简单的牛仔服,抱着吉他,站在弹钢琴的白衣男孩身边,翻唱一首很老的英文歌。


是电影《廊桥遗梦》的主题曲。


 


Our dreams are young and we both know


they'll take us where we want to go


Hold me now


Touch me now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One thing you can be sure of


I'll never ask for more than your love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The world may change my whole life through


But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从初识到热恋,从分离到重遇。


此情永不移。


 


END



评论

热度(6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