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鸟窝里的生活

别把“你以为”当成“真实的事”。

《全民密约》(现实向 7600+ 完结 HE )

众所周知的秘密

凯源专属故事:

三个月前,祝星冷着张脸把王源从酒店拖走,在去机场的车里一言不发。这之后,王源没再和王俊凯见过面。


个人团队总是互相较劲,明里或者暗里,祝星是王源执行经纪人,稳重面相的北方帅哥,在公司人缘凑合,可耍起手段来狠心又干脆。


三个月前是为了颁奖礼才住同一间酒店的,年轻人被分离压抑太久,总要抒发一下。如今,王源思前想后,甚至怀疑是公司里哪个变态翻了房间的垃圾桶


讽刺的是,现在,为了完美避开彼此,这两个矛盾四溢的团队反倒成了公司里联系最密切的存在,共享一切行程,商讨安排计划,看样子,为了分离这一对弄假成真的人,谁都可以放弃一切固有的规则。


此刻,王源正带妆坐在咖啡馆的沙发里一言不发,手机停留的是微信界面,给王俊凯发过去简简单单的一句:“我想你。”


倒没隔多远,同城,轻轨五站。


王俊凯被助理跟着,车开往城市的另一边,今天,在重庆有王俊凯的禁区,本来很近的一家餐厅不能去吃,只因为那家餐厅和王源拍片子的咖啡馆在相邻的街上。


当你用心去期盼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联合起来阻止你。


王俊凯回:“想和你见面,特别特别想。”


“怎么办?”


“忍住。”


王源撇撇嘴,用手机拍照。


画面里是一截白嫩又有张力的手臂,青色血管显露,手腕上凸起的圆润的一小块骨头,王俊凯将手机按在胸口,歪歪头,思念的引力更强,血液冲得头顶发闷。


“停车我要尿尿。”王俊凯突然开口。


“前面商场停吧。”助理告知司机。


王俊凯是准备溜的,他快步在商场绕了几圈,仍旧没甩掉警惕性极高的助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整个公司堪比情报局。


最终没上洗手间,王俊凯深呼吸着,回车里去,冲助理说一句:“哥你这辈子都不会失业。”


“没跑脱。”


王源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内容,心脏沉了又沉,,想起王俊凯躲躲藏藏准备逃跑的样子,又不禁笑出声,他回:“我明天就飞北京。”


王源眼眶很烫,拇指颤抖着扶住手机屏幕,透过蒙蒙泪雾,看到王俊凯发来一个【哭泣】的表情。


晚上十二点多,王源还不睡,两个人通电话,王源问:“看得到那座楼上橘色的灯吗?”


“看得到。”


“旋转餐厅?”


“现在是淡蓝色的光圈。”


“月亮?”


“比半圆胖一点。”


“王源?”


“我看不到。”王俊凯沉着嗓子,缓慢吐出几个字。


这一晚,王源失眠了,王俊凯也是。


第二天飘着阴雨,祝星等在客厅,要和王源一起去机场,王俊凯这时候突然打电话过来,他语气急切地说:“我马上飞北京,临时行程,要去补几个镜头,同航班。”


王源立马去房间关了门,他心脏都快蹦出来,半天不知道回答什么。


“感谢林导,我今天去北京要抱住他亲三下。”


王源眼眶都在发抖,他点点头,说:“那机场见了,我这就出发。”


 


祝星站在客厅中央,他和王源对视,按掉刚刚挂电话的手机,说:“你好好休息,那边摄影师临时无法回国,拍摄取消了。”


还没有从喜悦中脱离,王源就掉进了绝望的深渊,他神情僵在脸上,手机摔进沙发里,然后将祝星推到门边,说:“哥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这一次再给王俊凯打电话,王源哇一声哭出来,在窗前啜泣,身子一抽一抽的,。


他八岁就没哭过,他如今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偶像,他几个月以后就要过十九岁生日。可毫无错处的感情成了一帮人自以为的绊脚石。


“要忍住,总有一天,我们的什么事儿只能听我们的。”王俊凯柔声嘱咐了他几句,让他别哭了,三个小时过去,王俊凯离开了重庆。


他没有抱住林导亲三下,眼睛有点肿所以要冷敷,经纪人小慕踩着高跟鞋跟在身后,鹰一样地注视着他。


王俊凯去厕所,手机从兜里拿出来,他认为事到如今,自己得亮底牌了,王源已经高中毕业,他俩不能再坐以待毙。


APP叫“永远不可能”,用户注册下单,团队帮忙解决委托人当下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事,王俊凯潜水很久了,他的身份信息是女,这时候利用上洗手间的几分钟,他下了单。


“和男票的恋爱不被看好,已经三个月见不了面了,想秘密约会一次,地点不限。”


没多久,就接单成功,王俊凯收到了私信,团队和他聊了具体的细节,群组自动生成,王源也加入进来。


傍晚,自称谢殊的外卖小哥扔给王源一袋衣服,自己换了王源同款等在楼梯间里,楼下这个点儿还有各方私生,谢殊引了视线,王源很顺利就离开了。


“永远不可能。”路边两个女生说着话,就将王源塞进了车里。


开车的女生穿戴碎花裙子和小草帽,她吃了惊,说:“妈诶,王源!”


“司机是阿柳,你的安全由你身边这位负责,我叫九儿,负责策划,还在你家楼下的那位是谢殊。”副驾驶的女生深褐色头发披着,穿白色短袖和牛仔裤。


身边的男生冲王源点点下巴,微笑着,他说:“我是落尘,也可以叫我公子。”


王源和他们打了招呼,有点疲惫地靠在车后座上,阿柳说:“做好长途旅行的心理准备吧,明晚到北京。”


“要随时提防形迹可疑的陌生人,这次见面,你能相信的人只有我们四个。”九儿喝着一罐咖啡,这时候车已经上路了。


夜色加深,路边灯火摇摇晃晃掠过窗外,王源眨眨眼睛,打了个呵欠。


 


在王俊凯的帮助下,叫八水的女孩子买到了王俊凯经纪人的全套装备,她踩着高跟鞋嗒嗒去宿舍,大摇大摆地把王俊凯偷渡出去,车上几个人举着听装啤酒,活跃地跟王俊凯打着招呼。


“我是驾驶员柏树。”这女生穿简单的短袖短裤,墨镜别在领子上,短发染成美丽的墨蓝色,她转脸来冲王俊凯挥挥手,接着喝口咖啡,就开着车上路了。


副驾驶坐的是未七七,她拢拢颊边散下去的一缕长发,怀里抱着只猫。


“先去住处,明晚见面。”八水立即脱了高跟鞋,拿出包里的平底鞋换上,有些拘谨的职业装脱下来扔到座位上去。


夜色里闪过去刺眼的灯光,车上了高速,朝市中心以外的地方驶去了。


团队驻地在交通便利的一处山下别墅,绿树葱茏,到门前,未七七怀里的猫擅自跳下去,张张嘴,露出一嘴奶兮兮的尖牙来。


房门打开,走出来位穿长裙的女生,一头波浪卷发,冲大家招招手,说:“来吃点东西,院子里的桃子熟了,我摘了一点,特别甜。”


她是隋欣。


八水最后一个进门去,顺手检查了院子里以及房门前的摄像头。


这时候,四十几公里之外的写字楼中,王俊凯的经纪人小慕,正接受罹啸的怒目和斥责


“我可不敢报警,我等死行了吧。”女生绝不妥协的脾性,这时候无奈地蹙眉,摊摊手,说。


罹啸看她一眼,重重将桌上的咖啡杯砸下去,金边眼镜后凌厉威严的眸子里都是怒火,他站起身来,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


祝星正在重庆的住所中沉迷游戏,看见上司的电话,不由地紧张,他小心翼翼的一个:“喂?”


“王源呢?”听筒里冲出来罹啸有磁性的嗓音,可语气一点也不舒缓。


“在,家里,啊。??”声音温和又不确定,祝星站起身来,柔和的眉眼瞬间染满阴郁,他走到窗边去,看夜色里金色的车流。


罹啸当即下命令,说:“马上去家里,确定他好好待在房间里,再给我打电话。”


“嗯,我这就下楼。”祝星回应着,跑步去门口换鞋,手里拎着背包和钥匙。


车等着红灯,祝星就接到了小慕的电话,女生在那头急促地讲话,差一点哭出声。


“一起跑了?”祝星不相信这种猜测,即使他刚刚打给王源的电话无人接听,可私心认为自己的艺人不会这么不冷静。


小慕深呼吸一下,说:“首先,一定保密,不能惊动媒体。如果你家小孩真的不在重庆,那立马飞来北京,老板已经怒了,等着挨骂吧。”


“刚才已经挨过了。”


绿灯亮起来,车流再次移动,祝星叹口气,继续去往王源家了。


 


几个人换班开夜车,倒不十分辛劳,王源在后座眯了一觉醒来,说:“我开一会儿吧。”


“不用。”落尘此时在主驾驶,他看着嫩嫩的,就是少年模样。


阿柳在王源身边坐着,慢慢拨一把尤克里里的弦,说:“再睡一下,天亮停车吃东西,不过我们不能久留,你被认出来就完了。”


王源直眼看着阿柳的琴,突然说:“我也喜欢这个。”


“那我们一起来唱首歌吧。”阿柳转脸来微笑,突然提议着。


深夜里,这段路没什么车,从北京到重庆,从山城到帝都。车里响着淡淡的歌声,他们从《看得最远的地方》唱到《十七》……


此时,谢殊已经提前赶去了北京,准备王源一行在这里的落脚点。


 


王俊凯醒了,其实他根本没睡好,手机持续关机,此刻,脑海中只有蚀骨的思念。


隋欣来敲门,说是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让王俊凯好好准备,大概中午就能出门。


“他那边怎么样?”王俊凯问。


隋欣想了想就歪歪头笑了,说:“游戏规则是,保密。”


楼下餐厅已经坐着那几位朋友,八水接完电话就出门去了,王俊凯和其他人打招呼,然后吃隋欣做好的早餐。


“三个月,想来真的很久啊。”柏树突然看向王俊凯,说这样一句。


王俊凯点点头,说:“是啊,是很久,并且被所有人阻止着,靠近都不行。”


话题伤感,可气氛还算轻松自然,未七七吃完饭就拿了手机,讲接下去的安排给大家,她说:“我们要前往五十公里之外的客栈,在那里见面,今晚,其他的情况出现,就随机应变吧,我们的团队随时待命。”


王俊凯沉溺在紧张又悲凉的氛围里,他转一圈装牛奶的玻璃杯,然后点头回应大家的讨论,想一想距见到王源不到十二小时,于是又有一点慌乱。


他长高了?变瘦了?还是在经历了高考后更活跃自由?或是更冷酷深沉。


王源的声音,就像被刻在唱片上然后安在身体里,这时候,随着想念的心跳,滴滴答答地转动播放着。


 


一天就在奔波和期待里过去,夕阳涂满天际,很快夜幕降临,王源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北京。他们去谢殊订下的酒店一歇,然后再进行下一步计划。


走廊里安安静静,电梯中遇见几位来北京旅行的雕塑家,阿柳和谢殊和他们聊天,然后亲切告别。


“我之前学过雕塑,超酷。”谢殊是个女生,这令王源讶异,只能怪她之前伪装成外卖小哥,让王源长久地误会了。


落尘和王源在一个房间住,即使客观来说不太方便,但王源绝对不可以一个人行动,太冒险。一昼夜的奔波使所有人疲惫,落尘洗完澡就钻进被子里睡着了,王源劳累又清醒地躺在另一张床上。


北京的夜,一点一点,又来临了。


 


其实已经快到达最终见面的地方,但八水突然来了电话,她紧张地说计划有变,不用去客栈见面了。


“客栈这边儿有公司的人了,怪我们太疏忽,之前的客户在这里约过,消息不够严密。”


未七七想了想,又和团队联系,最终决定返回驻地别墅,明天作打算。


王俊凯安静看他们忙碌,也不知道该如何。


“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们。”柏树开着车,掉头之后安慰王俊凯一句。


情况是真的突然,谁也没预料到,车内在这一刻,暂时陷入了低气压里。


一夜就这样过去,另一个意外发生在第二天一早,九儿打电话给落尘,却无人接听。进屋去,发觉房间已经空无一人,行李用品,甚至外套,都还在床上。


“公司的人来过了。”谢殊说着话,快步向外走去,走廊里找了一圈,除了下楼吃早餐的酒店客人,什么也没发现。


雕塑家一行出门回来,女生手里拎着两盒三明治,以及牛奶,他们热情和阿柳打招呼,可阿柳只是淡淡回应,已经无心和他们再做交流。


高一点的男生和女生对视一下,他们就进房间去,矮一点的男生用房卡开了门。


还是标准的酒店房间,窗帘严实地拉住,屋子里放了简单行李箱,没吃完的泡面和水果放在桌上。


一张床上躺着两个人,已经晕乎乎睡过去。


“輕禾,看看能不能醒了。”高一点的男生叫镜头,他此刻与女生对话。


輕禾一张精致脸蛋,扎着稚气可爱的马尾,此时,到床边上,看了看躺着的两人,说:“得睡一会儿了,毕竟那是安眠药啊,一小片也厉害。”


另一个男生接过去女生手里拎的东西,然后放到桌上去,这时候手机响了。


罹啸在那头声音冷冷地说:“三木,请你把人给我带回来,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到经纪人那里去,我看看这俩人到底是谁听谁的。”


“好好,很快的,你们等等吧,这儿还睡着呢,我想想办法。”三木和罹啸讲话,然后看向床边,思索着。


 


最终的见面地点定在了远处一所隐蔽的四合院里。


开车出门的半路,赶巧遇上了警方的案件排查,王俊凯怕暴露,只能一个人下车去,好在这路上行人并不多。


空气还算好,就是有点燥热,王俊凯提着颗心脏站在隐蔽处,结果转身看见位女孩,她惊异地瞪圆了眼睛,就要尖叫出来。


周围是居民区,这一大早静悄悄的。


“别说话,帮帮忙美女。”王俊凯顾不上别的,以防万一所以捂住了女生的嘴巴。


女生还拎着袋西红柿,两个人均以警惕的目光对视,最终得到女生认同的点头,王俊凯才将手拿下来。


“谢谢你,不好意思。”王俊凯忧虑地站在原地,再次确定周围没人,然后才来得及拿出口袋里的口罩戴上。


女生仍旧是一脸不可思议,她眨眨眼,小声地说:“王俊凯?卧槽,活的王俊凯。你不是在补镜头么,在这儿什么行程。”


看样子是遇到粉丝了,王俊凯想了想,说:“我遭遇了不可控的事儿,我要去见一个人,不许爆料不许发微博,下次请你看演唱会——”


“不会的不会啊,所以你是去见王源么?”女生急切地询问着。


王俊凯迟疑,然后干脆不伪装,可能是被三个月的分离折磨得有点疯狂,他最终冲女生点点下巴,默认。


“去我家,就二十米,身份证给你,你待在这里不安全。”女生立即拿了钱包,塞进王俊凯手里,然后指指不远处的居民楼。


进屋,家里只有女生一个人,她应该是搞音乐的人,屋里堆满了乐器和设备,客厅墙上,一张巨型海报,图上笑容灿然的男生。


是王源。


“给你介绍一下,我爱豆,王源。”半开玩笑地,女生指指墙上的海报,然后在王俊凯不可思议的目光里,拿了喝的给他。


“你怎么会了解我的行程。”


“担心你们见面。”女生在沙发另一面坐下,捧着杯咖啡,语气清淡地说道。


“那你这一刻的想法呢?”


“最不愿意相信的事儿发生在一个普通的上午,发生在我家门前,我才发现,一点都不吃惊,这个世上,于王源,很多人最认同却也最不敢相信的,就是你了。”


王俊凯喝了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


“意料之中。”女生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倒退几天,王俊凯怎么也不可能相信,自己此刻在去见王源的路上,顺带去王源粉丝的家里,吃午饭。


“他对你好不好?”女生盛了饭,也坐下来,问王俊凯。


“好啊。”


“那你对他好不好?”


王俊凯抬眼看看她,夹了菜,说:“你觉得呢?”


女生扒着碗里的饭,沉默了,几秒,突然有眼泪砸下来,她抬起脸,然后笑笑,说:“那祝你们幸福,我真心的。”


 


王源醒来时脑子一片空白,他昏昏沉沉,刚睁眼,就被一只手遮住了视线。


一个女声,说:“嘘,装睡,别说话。”


他慢慢才有了睡觉之前的记忆画面,是早晨,吃的是一个男服务生送过来的早餐,王源才察觉,自己并没有叫早餐到房间来。


眼睛上盖着的手移开了,女生起身,接着是她和两名男子的对话,门响,有人出去了。


“好啦,可以醒了,王源,”女生清亮的声音响起来,王源睁眼,就看着一张精致的面孔,她说,“我叫輕禾。”


王源转过脸,看见了角落里冷漠坐着的落尘。


一会儿,房间门有节奏地响几下,輕禾开门,进来两位女生,一个长发,一个短发妹妹头。


“我是胡桃,这是流沙猫,你叫她猫就可以啊。”长发女生笑着说完,就过来在床边坐下了,穿着件王源同款。


所以计划是,这两位女生在这里假冒,輕禾放王源和落尘走。


“你们会不会不安全?”王源细致询问。


輕禾立马笑一下,说:“你想多了,只是听老板的话而已,他们又不敢犯罪,没事儿的,这两位朋友都不是我们公司的人。”


“那谢谢你们。”王源走之前真挚地说。


“不客气,有机会来岛上找我们三个玩。”短发女生冲王源挥挥手,就在被子里躺下去了。


王源才反应过来,她身上这件事王俊凯同款。


他冲大家笑笑,可心情还没缓过来,就拉着落尘,和輕禾告别,出门了。


楼下等着輕禾联系好的寒风,是个帅帅的男生,他开车送王源去安全的地方,落尘才打电话联系了谢殊一行。


 


王俊凯抬手看表,发觉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此时行驶着的车里,未七七抱着她的猫,柏树仍旧是司机。


“七点多到吧,你在路口下车自己走过去,我们就离开了。”柏树想了想,说


隋欣歪歪脑袋,问王俊凯:“想好说什么了没?”


王俊凯沉默着,转脸向窗外看去,公路两旁排列着茂盛的树,太阳已经偏斜了。


“不知道要说什么。”他摸了摸睫毛,然后继续沉默。


没什么可以聊了,车里人的内心都警惕又慌张,经历了几十个小时的斗智斗勇,谁都想要顺利结束,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晚上七点多。


这是北京的夏季,四合院里养了花鸟和鱼,太阳快落,天那边浓红色的云遮不住亮光,整个院子被暖色的晚阳照映。花架上亮了几颗黄色的小灯,青色的葡萄繁茂,可还没成熟。


树下小桌和椅子,上面是整套茶具,脚下的玻璃地板,下面游过几只红色的鲤鱼,灯光效果下,另一边的墙上波光粼粼的。


王俊凯独自进来,他先洗了手和脸,凉凉的水浸在皮肤上,瞬间没那么疲惫了。


屋里电视开着,音量刚刚好,这时候响起来天气预报的片头曲,接下去是广告。这时候,院门突然被敲响,“笃笃”,利落又轻柔的几声。


王俊凯正好侧身过来,夕阳是橘色,光晕柔和地泼洒在脸上。


右边肩膀上搭着书包,头发在微风里显得顺滑又柔软。此刻,王源表情中带着一丝不安,他跨过门槛,抬起乌溜溜的眼睛,目光扫过院子,然后在王俊凯的眼神里聚集。


王源下睫毛轻微抖动了一下,接着鼻子一酸。


他就穿了件黑色的短袖,整个人显得又白净又青春,这时候眼眶红红,慢慢走过来,说:“我好想你啊。”


皱皱鼻子,然后抬手去擦瞬间涌出的泪,哭得不能自已。


王俊凯心脏酸涩又沉重,他呼吸颤抖着,走近,紧紧抱住了他。


“源源。”想说许多,可突然语塞了,许久的相拥,只唤了句名字。


电视机里,女主持人轻声说着天南海北的风霜雨雪、潮起潮落;桌上热水壶发出“叮——”的提示音;太阳收起最后一缕余晖,夜幕墨一样泼洒开来,墙边的昙花开了,一双并蒂的纯白颜色。


 


摘了院子的的豆角,王俊凯用冰箱里准备着的食材煮晚餐,王源坐在厨房窗外的阶梯上,拨弄着一把尤克里里,唱首舒缓又欢快的歌。


王俊凯挑起嘴角,轻声和音,两个人对视,眼神甜得像蜜糖。


豆角烧肉、番茄鸡蛋、拍黄瓜和豆腐鱼汤,两碗白饭被青色瓷碗衬托着,竹筷是不够均匀的米色,王源拿了汤匙去餐厅。


“好幸福呀。”王源尝了口汤,然后咂咂嘴感叹。


王俊凯挨着他坐下去,说:“来,我看看,乖了没?”说话间,王俊凯捏捏他的脸,然后没忍住,亲了亲王源的嘴巴。


“每天为你而乖。”刚刚高中毕业的准大学生,已经不是早年的小孩脾性,可在与王俊凯独处的时间里,王源总会放下防备,幼稚到不行。


“听话,奖励,两碗饭。”王俊凯说着就夹菜给他。


王源嘴巴塞得圆鼓鼓。吃完饭在院里喂鱼,然后进屋去看黄金档电视剧,紧贴着在沙发上坐,喝茶。


王源嘴唇上一颗瓜子仁,王俊凯凑脸过来,舔了去,吧唧吧唧,嚼完。


接着就是王源愤怒的冷漠眼神,可下一秒被拘着脸亲到窒息。


“想看果源。”


“那经纪人他们那边怎么办?”王源揽住王俊凯的脖子,亲亲他的鼻梁,接着说道。


王俊凯手已经伸进他睡衣里去了,含混着答一句:“让他俩在一起吧,做好事。”


吻缠绵细密地落下去,月亮从云里出来,地球再转一点,于是亮晶晶的星星撒了漫天。


 


“永远不可能”团队的晨间会议,大家已经看见了上一位客户的反馈评价,这时候心情十分愉快,总结工作后,会议室里的大屏突然响起来了。


又有新的求助。


于是,忙碌的工作再次来临,一行人,分组商议,接着再次出发了。


来了新的同事,叫輕禾,她说:“值得待下去的企业,至少应该懂得爱和尊重爱吧”


  


  祝星和小慕终究还是相杀成瘾,王俊凯和王源一起回公司的时候,他们面面相觑。


两个人的爱情成了一群人的忧虑,惶恐了很久很久,可分开许久后的会面完成,太阳还是从东边升起,没多少人觉得王俊凯不能见王源,他们想说点什么,可想了想,又闭嘴。


新一周的早晨,罹啸在大会上叹口气,他蹙起眉沉思,最终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儿。


【END】


————————


几周前的一个梦,征集了各位小伙伴的昵称,然后慢慢写完。先谢谢文中提及的各位的参与,尽力让大家的名字出现了,剧情需要所以人设多样,如果有不完美的,希望大家理解,再次谢谢你们共同参与完成这一场约会,辛苦了。


 

评论

热度(670)

  1. 岁月情长红油火锅 转载了此文字
  2. 扎推红油火锅 转载了此文字
    《全民密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