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鸟窝里的生活

别把“你以为”当成“真实的事”。

〖梧桐有松〗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神明仙贝:

班小松第一次给邬童过生日~





  邬童要过生日这件事早前一个月就在年级里传遍了,喜欢邬童的女同学个个摩拳擦掌要给邬童准备生日礼物,不过邬童本人其实并不期待过自己的生日,因为每次过生日,父亲就会把他的生日当做一次社交party,约来一群商业大佬家的精英子弟来家里和邬童互相认识。邬童虽然厌烦但也无心拒绝,作为派对主角的他在人群当中却最为寂寞,无数陌生或仅有一面之缘的人上来对他祝福,祝他生日快乐,而他想要的生日和祝福不过仅仅是父亲母亲买好蛋糕在客厅的小桌子上为他点燃蜡烛许愿,仅此而已。




  今年的生日应该也不会发生太大改变,前一天棒球队练习结束后邬童就和教练请了假,说明天的练习会提早走,父亲不喜欢他迟到。班小松不知道邬童家里还有这样的传统,早早听说邬童的生日特意偷偷跟宋北沈佲商量着要请邬童去吃火锅,顺便再请他K歌。设想倒是挺好,现实却不是很理想化,包括在选择送邬童什么作为礼物的时候,班小松也极其感到头疼。邬童看上去什么都不缺,也不需要和其他小男孩一样想要什么还得攒钱去买,宋北给班小松提建议说重要的是心意嘛,送他你亲手做的东西好了。沈佲摇了摇手指,他可是见识过邬童生日的人,生日当天邬童的桌洞必然会被女同学们亲手制作的东西塞满,小到手札本吊饰大到围巾包包什么都有。要说请邬童吃饭说不定还是最好的,毕竟邬童很少和朋友们出门聚餐唱歌,特别是班小松请的话,沈佲想凭着他俩现在的关系,邬童也会很开心。




  晚上教班小松补习结束后,邬童起身去洗漱,班小松扯住了他睡衣的袖子摇了摇,试探性地问了邬童一句,“童童你明晚有空吗?”他今天练习的时候没注意到邬童请假的事,满眼都是期待的样子让邬童有些不好说出自己明天没空的事实。“怎么了?”邬童心里猜就是班小松估计想给自己过生日吧,班小松眨眨眼睛,“秘密!”




  “明天····”




  “嗯嗯!”




  “明晚我要回家。”




  “诶?”班小松有些意外,但也立刻觉得确实合情合理,谁过生日还不回家啊,可是班小松的心情有些失落了,感觉计划都泡汤,要怎么办呢,现在还是赶紧想想送他什么礼物比较好。




  邬童见到班小松苦着一张小脸有点心疼,哄着说,“我晚上事办完再到你家来。”然后揉了揉班小松的头发,转身去了浴室。




  邬童走后,班小松赶紧打开手机,他给沈佲还有宋北一起建了一个微信小群,现在他把小群的名字改成【童童生日准备】,狂发了三句,(求救!求救!童童明天晚上要回自己家!)也不知道对面两个人是没看到还是怎么着,一直都没有回他。邬童从洗手间洗漱出来后坐到了班小松的床上,随手拿起床头柜的一本漫画就开始看,班小松嘟着嘴巴闷闷不乐跑去浴室洗澡,狗头军师1号沈佲不靠谱!狗头军师2号宋北不靠谱!




  班小松脱了衣裳一边冲澡一边脑子里飞速运转,他把能想到的邬童所喜欢的事物都想了一遍,顺便盘算了一下自己还剩多少零花钱。等洗完回房间的时候,邬童已经闭着眼睛靠在床头好像睡着了。班小松用毛巾擦了擦还湿着的头发,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爬到床上,邬童的呼吸很轻,手里还捧着漫画书,班小松偷偷凑近看了一眼,那是这本漫画的男主角第一次打败了魔王的篇章,‘要不然买这本漫画的续集给童童?或者去找这本漫画的作者要个签名?好像不太实际,现在去要签名来得及吗?’这些胡思乱想填满了班小松的脑子,他觉得邬童对自己真的很好,如果生日没法让邬童在他这里获得最开心,他一定会很失望。




  悄悄从邬童手里抽出漫画书摆好在床头柜上,班小松蹲在床边捧着脸盯住邬童的脸看,邬童安静的时候面部线条更加柔和,整个人看上去都是帅气又温柔的模样,班小松忽然想起他们第一次约会,邬童在约会结束之前低头亲吻了他,用这双唇,暖暖的软软的。脸就这么慢慢红起来,好奇怪啊,但是他一点都不讨厌,反而与邬童这样亲密,他心里是喜悦的。




  “看什么?”邬童似乎察觉到他的眼神醒了过来,转过头凑近了些,“感觉怪怪的。”




  班小松刚刚还在思考邬童的事情,忽然被邬童问起,没经大脑考虑直接脱口而出,“上次约会·····”




  “上次约会?”邬童愣了一下,很快就脑补出许多有的没的,甚至班小松扭扭捏捏红着脸抱住他说好想再跟你约会哦这样的画面都出现了。




  但是邬童还是很快故作淡定地逗了下班小松,“发现我长得太帅了吗?”




  班小松点点头又摇摇头,干脆什么都不想掀开邬童的被子就把脑袋塞了进去假装自己是鸵鸟。




  邬童看到班小松这样既觉得他搞笑又觉得他可爱,想必现在的班小松一定是为了他的生日想破了脑袋,就看着班小松为自己努力满满的样子也挺高兴。“小生日而已。”邬童还是没能忍住,在被子上轻拍了两下,班小松掀开被子拱到的他胸口,“你知道了?”




  邬童笑起来,“我TM不知道那我TM不是太蠢了吗?”




  “你以前都怎么过生日啊····”




  “就吃吃喝喝喽,家里开个生日会来一堆不认识的人送我礼物互相假装认识一下。”




  “切,送你礼物还嫌弃别人。”班小松用头撞了撞邬童的下巴,邬童干脆使力将班小松整个都拉上床,“太晚了,该睡了!”




  “那那···等一下等一下。”




  “干嘛?”




  班小松抢过邬童放在床一旁的手机点了下屏幕,“还有一分钟一分钟,诶诶倒计时,58,57····3,2,1!童童生日快乐!我是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




  邬童真是服了他,“要不然明天你也去我家的那个派对。”




  “真的吗?”班小松眼睛放光,上次去邬童家里就觉得特别大特别好玩,想必邬童的生日会一定会和电视剧里的那种贵族酒会差不多。




  第二天在学校,班小松为了给自己壮胆还在小群里吆喝了几声邀请狗头军师一同前往,不过在此之前,他背着邬童偷偷在厕所里写了十张纸条,你别看是纸条,其实每张都写着自己能提供的服务,比如(要求班小松包年帮你背书包),(要求班小松每天给你买烤肠一根),(要求班小松陪聊陪吃陪睡),(班小松代跑腿100次),诸如此类,既然宋北说邬童啥都不缺,那自己一定得表现表现出诚意,看看这些纸条上写的多么真情实感,班小松的专项服务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




  揣在兜里回去教室,假装根本没帮邬童准备礼物的样子,一直惊叹邬童从桌洞里掏出来的东西,“哇!童童这个包包好像很贵!” “哇童童,这个巧克力听说还是限量的!”“哇童童!这只钢笔好像我男神萨利威尔也有用过!” 邬童一直撇着嘴表情不是太爽,大有班小松再说一句话他就撕烂他嘴的架势,而班小松却还不自知,沈佲溜到班小松后头咳嗽了几声提醒他注意点儿,班小松觉得自己先夸张表演一下让邬童放松警惕以为自己真的没准备礼物,到他感觉失望后再拿出自己的十张专项服务的纸条,效果应该会更好。




  结果邬童一直忍到放学都没发火,就连班小松提出,“那个我也叫了小北北和阿佲耶~”的时候,邬童也只是把拳头捏得咔嗒作响,但是嘴上硬是没蹦出一个脏字。搞得沈佲心里都有点怕,一直给班小松使眼色询问邬童的情况。班小松却没有良好的心电感应能力,没法感应到沈佲此刻的惶恐。




  这一次生日会,父亲请了比往年还要多的人来家里做客,邬童去房间换好衣服出来时一眼就看到了人群堆里有三个穿着校服的家伙特别扎眼,父亲脸上微微不悦,邬童也不去多想,今天晚上本来他也没有打算留在家里睡。班小松刚来就被长桌上放着的美食给吸引住了,一直盯着人家桌上的点心不放,宋北在一旁怂恿道:“小松,你多拿点儿放书包里明天带到学校上老徐自习课的时候我们还能吃。” 沈佲瞪了宋北一眼,“熊孩砸,你教咱松松做什么呢。” 班小松直到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才把注意力拉回来,抬头就看见邬童对他招招手让他上去,他前脚才上到最后一格台阶,人已经被邬童勾住了脖子,邬童笑嘻嘻的给楼下的吃瓜客人们介绍班小松,“我转学后加入了一个棒球队,这是我们棒球队的队长。”班小松在众人的注视下红了脸,“这次我们估计要打进全国联赛了。” 客人里有几个男孩吹起了口哨,他们印象里,邬家的少爷一直都是冷着张脸像别人欠他八百万一样,没想到今年倒是有些突破性的改变,居然还进球队打球了。邬童父亲脸上有点挂不住,打着圆场说,就是小孩子兴趣爱好,就是爱好。邬童手臂没有松开将班小松拉近了一些,这个距离说悄悄话,台下的人都不可能听见。班小松看着邬童近在咫尺的脸,由于生日会的正式,邬童的头发被梳到后面露出额头,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居然有那么些成熟的意味,班小松打心底觉得邬童今天很帅。




  “礼物呢?”邬童小声问。




  两个人凑得太近,从楼下的客厅往上看,总觉得太过暧昧。




  不知邬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众目睽睽之下被他逼问礼物在哪,让班小松着实有些慌了,他在口袋里胡乱翻找,捏住纸条却又并没有全部都抓好,手刚从口袋里出来,没抓住的纸条就全掉在了地上。




  宋北转头问沈佲,“学长···怎么感觉····有点怪?”




  沈佲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都发现怪了,正常人应该已经脑补到婚后了吧。”




  “啊?”




  “没什么没什么。”




  邬童看到班小松掉在地上的纸条,连忙蹲下身帮他拣起,大概是楼下太安静了,邬童的父亲也觉得气氛有些凝固,迅速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让管家敲铃开始晚宴,自己则是准备往楼上跑问问邬童到底在搞什么鬼。邬童一边帮班小松捡纸条一边偷笑,“这都什么东西啊。”




  班小松不想邬童这么快就发现,着急地伸手要抢,“女···女生给我写的情书!”




  “哦?”邬童本来真以为是班小松上课和别人传的纸条,心还想怎么我坐他旁边却不在他们传递的路径范围里,既然说是情书,那邬童更要看看了,随手搓开一个,(班小松真人陪练棒球年卡)“哈哈哈!”邬童噗嗤笑了出来,又搓开第二个(班小松吹头服务一年),这家伙怎么能这么有趣呢,邬童一手继续打开纸条,一手不停拍着班小松,他这辈子还真没碰过比班小松更好玩的了,(班小松无条件为你做一件事),“这玩意儿算数吗?”邬童嗨起来显然已经忘了自己还是生日会的主角,也忘了自己正站在引人注目的二楼走廊,楼下大厅所有的精英子弟们都见识到了他对这个‘棒球队长’很不一般。




  “·····我····我保证····我要是不算数,我就是小狗。”




  “傻子。”邬童抓了抓头发,将刚刚还整理得好好的发型弄乱,然后用手扯松领带,“你不是一直头疼我想要什么礼物吗?




  “嗯····那····那你选一个。”班小松把刚刚还在自己手里的纸条通通倒进邬童的掌心。




  邬童捏住那张写有(班小松无条件为你做一件事),“选好了。”邬童将纸条递给班小松,班小松疑惑,“什么事啊?”




  邬童将掌心对着班小松摊开,“带我走。”




  班小松看了看邬童的脸又看看邬童对他摊开的手掌,只犹豫了一秒钟便伸手握住邬童的手,拉着他跑起来,经过楼梯邬童父亲诧异的目光,经过一楼大厅餐厅所有来客惊讶的神情,一直跑过了玄关,大门,花园,喷泉,邬童的生日会和餐桌上的美味点心都被班小松任性地扔在了脑后,此刻班小松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把邬童带到自己的世界和生活里去。




  直到跑到上气不接下气,邬童的家在视野里远去,班小松才停下脚步,但手却没有松开。邬童一边喘着气一边对班小松笑,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是第一次戳到了班小松的心上,“你丫的还真·····” 忽然感觉脸颊被热热的触感轻撞,班小松红透了耳朵,刚刚亲邬童脸颊绝对是他身体的自由发挥,真的,他保证脑子没有下指令同意他这么做。




  “生日····快乐····我还是····还是最后一个祝童童生日快乐的人!”




  邬童只觉得脑子都晕乎乎的,刚才班小松是主动亲他吗,主动亲他吗,动亲他吗,亲他吗,他吗,吗?




  17岁的生日将成为邬童有史以来,过得最-------------------------------------开心的生日。





  pic:firstlovegunkr

评论

热度(1715)